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六百八十六章 突突突的感觉

第六百八十六章 突突突的感觉

 热门推荐:
第六百八十六章 突突突的感觉-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div class=\"pxp\">

    缓缓行驶的黑色轿车内。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放开我,你这个臭女人,想干什么?大不了送我去警察局,我又没干过什么,放开我,喂!这又不是去警局的路,你想干什么......”

    双手双脚都被绷起来,李涵在小车的后排座椅上跳动不停,破口大骂,有些紧张,又有些恐惧,这令得谢青青心情很不错。

    刚才看到这家伙在偷车,不知道为什么,下面哪种突突突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每天和阿卡做那有意义的事情,她实在是有点厌烦了。这个小家伙,似乎很还真不错。

    真好他偷车,那么就吓唬吓唬他吧。或许,还有其他的收获呢。

    此刻听到李涵在后面挣扎着破头大骂,她的心情却是大号。一面开车,口中一面哼着慢悠悠的歌谣。原本在行动的时候是不应该节外生枝的,如果事先弄出人命来,很可能会影响到日后的行动。

    不过这次她不准备杀人,只是玩玩而已,这个小男孩偷车在先,肯定也不敢张扬,现在的问题是,她得找个比较僻静的地方,然后才能干些喜欢干的事情。

    终于能找到一个小家伙解决一下突突突的问题了,不然这次在华夏都没有什么收获。

    宁海市里,她知道的僻静地点不多,思绪略略一转,小车驶上沿海的一条公路,这边行驶的车辆不多,她加快了度,耳中所闻的,尽是那少年的污言秽语。

    “......你是变太吗?笑什么笑!你倒底想干嘛!我不过是偷车而已吗......你要么送我去警察局,要么我不会放过你,告诉你,我叔叔是混黑社会的,你敢动我我找人来玩你一百遍!......你这个浑身形病没人要的女人就知道这样找男人吗......我赌你一个月来四次大姨妈!一次一星期......你老爸怎么没在生出你的时候就把你扔进马桶......”

    李涵一边骂着,一边终于并着双脚艰难地站了起来,也是在这时,谢青青猛地一踩刹车,李涵的身体陡然从前方两个座椅间扑了出去,额头砰的一声撞在了汽车前面的挡风玻璃上,大腿狠狠地压上档位杆。

    下一刻,汽车再次高飙出,李涵的身体狼狈地摔在了副驾驶座的空间里,痛得呲牙咧齿。

    一时间,车内满是女子妩媚的笑声。

    尼玛的,这是什么任务啊。这个女人是疯子吧?靠,老巫婆,她不会将我怎么样吧?我这么纯洁的人......李涵心中嘟囔着,顺便对叶秋腹诽了几句,他怎么招惹到这样疯狂的女人啊。

    这个时候,他被装的有点七晕八素的,好在戴斌对他的严酷训练下,这点碰撞也算不上啥。

    “你这个......疯子......”李涵一边调整身体的状态,一边痛苦地咒骂,过得片刻,谢青青身边的小手袋中陡然有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她拿出半个砖头大小的手机,按下了通话键:“喂?”

    “出现意外,我们被监视了,目前大家正在转移,临时集合点见。”

    “好的,我正在用二号车赶过去......”谢青青皱着眉头,一脸不愿意的说道。

    开口说话的瞬间,李涵瞅准机会,猛地向这边扑了过来,他的手脚被绑住,此时张开了大口便向谢青青的脸上咬去,她拿着手机身体向旁边一侧,随即,胸口上传来剧痛,这少年咬错位置的一口,竟然狠狠咬住了她的高峰,这种天气不必穿太多衣服,她里面甚至凶罩都没有戴,这一刻,痛楚与另外一种奇异的感觉清晰地涌上来,竟然使得她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呃啊......”

    “你怎么了?”

    “唔......没什么,有了行动......我很兴奋啊......”

    脸颊绯红,她的声音近神吟,电话那边的人知道她的恶习,倒也不以为意。关掉通话,她拿着手机猛地李涵后颈一敲,随后,李涵的身体便顿时软倒下去。

    撩开单薄的短裙,从大腿根那儿的枪套里拔出手枪,在空中停留片刻,双腿之间涌出的液体再度干扰了她的思维,将手枪慢慢放了回去,加行驶的小车上,她的脸上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没关系,他们来之前,我们可以先玩会......”

    谢青青咯咯咯地笑着说道。

    她并不清楚,眼前这个看似陌生,一脸纯良的少年,对于她的情况,大概也是清楚的。甚至,李涵伪装的太好,谢青青打在他的后颈上他就晕了过去,但是谢青青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一样。

    当然,假如那把手枪没有在空中停留,她或许就会提前察觉到这一切......

    临近天黑,云影低垂,这是位置靠近海边的一处废弃的机械厂厂房,这些年来宁海市迅猛的发展中,新的公司、企业不断崛起,也有些陈旧的厂家惨遭淘汰,有的新厂吞并或取代,也有的就废置在了这里,来不及拆迁,来不及改建,便例如眼前这处。稍微有些低沉的雨云之下,厂房之上的瓦面破损陈旧,空荡荡的厂房之中,只有一些原本为安放机械而建起的水泥石墩仍旧凹凸不平,一些一时无法搬走的巨大锈迹钢架默默地矗立在那儿。

    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远远传来,单调而沉闷,在目前的气氛下,使这片厂房显得有些吓人。

    远处的道路上,一辆越野吉普飞驰而来,在厂区门口“吱——”的一声停下,从车上走下一名身高近两米的壮硕男子,下身一条军人般的迷彩裤,上身则只是简单的背心,肌R`ou 将背心撑得饱满惊人,然而在左肩之上却受了伤,如今只是用一条白布简单地包扎了一下,鲜血浸透出来,在白布上染出一片碗口大的红色。面色难看地关掉了车门,他右手上提着一个大包,左手拿了一把冲锋枪,朝着厂区内部走去。

    不多时,他便看到了谢青青开的那辆黑色轿车,然而车内没有人,他皱了皱眉,随即便嗅到了油味,小车的油箱已经破了,汽油流满一地。蓦地,他将手中的袋子放下,身体的动作,已经变得如同狸猫一般的轻缓。</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