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冷不丁的哆嗦一下

第七百五十五章 冷不丁的哆嗦一下

 热门推荐:
第七百五十五章 冷不丁的哆嗦一下-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div class=\"pxp\">

    被手枪对准了脑袋,年轻人知道只要自己动一动,那个越国的首领就会开枪。三四中文 www.444zw.com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何况,他也没想过在这里真的能将这个雇佣兵打死。对方这么多人,何况还有枪。好在由之前的约定,只要自己胜了,他们就不能对敏儿妹妹做什么了。

    三人地姿势停在了那里,年轻人目光望向阮文龙:“我就知道你们不会守信......唔......”

    牤牛猛地转身,狠狠的一拳打在了他的小腹上。年轻人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子猛地躬了起来,随后,被对方的一记横扫狠狠地踢飞了出去。

    年轻人抬起头来,有点不屑的看了牤牛一眼,然后伸出右手擦掉嘴角的鲜血。

    他的态度,以及那不屑一顾的眼神,在此刻彻底的激怒了牤牛。

    接下来的事情,基本上就变成了单方面地殴打,没有了多少反击的能力,只是护住要害任由牤牛踢来打去,帐篷里的女孩尖叫一声冲了出来,却被一名旁观的佣兵给死死按倒在地上。

    她身上被绳子牢牢控住,根本就没办法反抗。在她大声的哭喊声中,那年轻人被打的奄奄一息,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只不过,他那明亮的眼神,却始终流露出不屑,以及一种孤傲的表情来。

    看到年轻人趴在地上已经无法动弹,牤牛才觉得解恨。之前确实轻敌了,要不是老大出手,差点就被打断一条手臂。此刻想想都有点后怕。

    牤牛擦拭着脸上的血迹,踉跄几步走向被按倒在地上的女孩。正要俯下身去,枪管也抵在了他的额头上,阮文龙冷冷地看着他:“你打输了,再敢动她,就得死。”

    “我......”眼看着周围的同伴都以奚落不屑的目光望过来,牤牛也知道自己表现得太差,当下恨恨地望了那奄奄一息地年轻人一眼,转身推开。

    “好了,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在对她做什么。”阮文龙扫视一圈众人,恐怕真是很长日子没有见过女人了,此刻众人的眼神中,都有一种如狼似渴的东西存在着。

    心中叹了口气,想到等这次回去,一定给这帮兄弟们多找点女人谢泻火。但是此刻,这个女人,却不能再动了。不然,自己的权威,还怎么样来树立呢?

    片刻之后。在阮文龙的指示下,众人将这对表兄妹地双手双脚都绑好送进了帐篷里。望着那浑身鲜血的少年。阮文龙皱了皱眉头,两天多了,自己竟然不知道人质里有个这么厉害地家伙,还好现在打成这个样子,想来也闹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暂时来说......还是不能杀掉的,听说他们是宁海市和燕京有名的大家族的子弟,男的叫拓拔野,女的叫姬......

    ......敏?好像是这个字吧。华夏人的名字真是不好记。

    不过这个姓,似乎也很少见嘛。哼,如果真是大家族,这次一定要多换点钱了。不然就真的撕票了。

    这一对人质,真是唐爱国他们在寻找的姬敏和拓拔野俩人。

    几天前,在得知叶秋没有下落之后,姬敏便要出去找叶秋。只不过被黑衣女子给阻止了。只是,姬敏依然没有打消心中这个念头。后来找了借口溜出来,又偷偷找到自己的表哥拓拔野。

    她知道表哥拓拔野是从小就练过功夫的,何况拓跋家族也是炎黄觉醒的创始家族之一,有很大的话语权。所以喊上拓拔野,到时候也好说话。

    而拓拔野正好对自己这个小表妹有点意思。当姬敏说了自己朋友被困在楼下后,他便跟着下来寻找。

    希望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两人刚进入最底层,却一下子陷入了雇佣兵的包围之中。当时他们都要撤退了,猛然看到有两个人下来,便顺手抓了。

    虽然拓拔野和姬敏俩人的功夫都还不错,但当时十几把各种枪瞄准他们,他们连动都不敢动,就这样被抓到了船上来。

    好在被抓之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侵犯。为了给这些雇佣兵留下一个不撕票的理由,拓拔野也透漏了一些自己的家族背景。虽然不能引来他们的顾忌,但至少他们会存在着勒索一大笔钱的想法。

    这也是他们一直没有被撕票的原因。但阮文龙留着他们,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准备被海军追上之后,有谈判的条件。

    至于说姬敏受到侵犯......刚开始他被双手绑着,确实没办法解救。好在阮文龙及时下达命令,才将事情压了下来。

    而现在,拓拔野又再一次成功的保护了表妹姬敏的身体,虽然他自己被打的浑身是血。

    我为表妹奋不顾身,她一定对我心怀感激吧,说不定就会喜欢上我呢。帐篷中,拓拔野心中默默地想到。

    对于营地中的佣兵们来说,这只是一个小小地C`ha 曲。事情过后,一些人谈论着那拓拔野的身手,一些人则想着姬敏地身体与老大的命令,讨论着该如何巧妙的将C`ha 曲变成真正的“C`ha 曲”。

    虽然老大有命令在前面,但此刻老大在帐篷里,何况略微计划一下,就能既不违反老大的命令,还能变成狂欢曲,何乐而不呢?

    尤其是,在拓拔野手中丢了脸的牤牛,更是在暗中想着各种办法。

    奈何,还是忌惮首领的命令,牤牛也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渐渐地过去,由于一路上挤在船里的日子也是太累,十点多的时候,大多数人也就进了帐篷睡觉,只剩下负责守夜的人依旧坐在火堆旁说着话。

    中央处关人质的小帐篷里,脸上泪痕未干的姬敏倚坐在表哥拓拔野的身侧,目光透过帐篷的一条缝隙望出去,既是紧张,又是担心。

    因为此时表哥正拿着一颗粗糙的鹅卵石,用力地划着她手上的绳索。这些佣兵绑人的手法很独特,两人的手指虽然可以动,但是在视线看不到的地方,想要将绳结解开,根本不可能。

    此时,她心中也是无比的懊丧,竟然也将这种懊丧,由转换到了叶秋的身上。

    我为什么要找他他嘛?还要将表哥一起拉上,现在要受这样的罪过。都是那个臭男人......害的我和表哥成这个样子。

    要是让我能活着遇上你,一定要打断你双腿双脚......臭男人,我恨死你了......

    此刻,正在某地准备和赵雅倩吃晚餐的叶秋,冷不丁的哆嗦了一下......

    </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