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女人的攻击

第七百九十四章 女人的攻击

 热门推荐:
第七百九十四章 女人的攻击-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听到叶秋的话,那面部遮着白沙的白衣女子,身体终于微微颤抖了一下。三四中文 www.444zw.com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似乎,她终于听懂了这句话。

    不过叶秋还是在怀疑,他究竟懂不懂哦?毕竟这种事情,不经过实操,是根本不会懂得。眼前这个白衣女子,一看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怎么可能懂人世间的快乐呢?

    另外......既然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那么她就不是聋子了。何况......为什么身体会颤抖一下呢?

    此刻,叶秋便稍微邪恶的发挥了一下自己的想象力。这女人是不是以前遭受过啥侵犯之类的。以至于才会有这种身体反应?

    站在女人的一米多处,叶秋笑呵呵的看着白衣女人,说道:“喂,这绸缎很好哦,要不都送给我?”

    说话的时候,还犯贱的用那只缠着绸缎的手臂去扯了扯。

    白衣女人定定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她的眼神和表情让叶秋觉得自己实在很傻逼,她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呢?

    就算要干,那也得她肚子痛的时候去厕所,又不好把这白纱提着进去才会交给自己帮忙保管一下下吧?

    这个女人,是不是傻瓜啊?姬敏这个女人,上的这道大餐,还真是让人难以捉摸啊。

    “呵............”

    就在叶秋继续想说几句的时候,女人突然间张嘴。

    她不是冷笑,是发出厉啸。

    这啸声很凄历,更yin寒。

    就像是来自地狱,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又发自灵魂的去哆嗦颤抖。

    脑袋疼痛,就像是把灵魂放火上烤往油锅里炸一般。

    围观群众纷纷抱头捂耳,一些身体弱的或者喝酒过多的直接晕倒在地上。

    女人,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发力了!

    从一开始,叶秋就知道这女人的实力很强悍。但此刻真正感受到,却又是不一样的。

    砰......

    砰......

    砰......

    头顶上的灯管接连爆炸,原本就昏暗的堂会更显漆黑yin森。

    奇怪的是,离白衣女人最近,处于她头顶部位的那盏高瓦数照明灯却完好无损。

    这让叶秋的心里微微的有些遗憾。

    叶秋首当其冲,就站在离她一米不到的正前方。

    更糟糕的是,叶秋刚才为了收缴这个女人的兵器,用自己的手臂把她的白纱给全都缠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白纱在他手里,但是,也等于是间接的把他自己交给了白衣女人。

    所以,他想逃都逃不掉。

    “难怪刚才他干这种事情的时候白衣女人一声不吭,她心里一定乐开了花就等着给自己吼这么一嗓子吧?”叶秋在心里想道。他觉得自己是个傻逼。谁敢说他不是个傻逼他就要跟谁急。

    这种声音叶秋并不陌生。

    曾经有一部很出名的电影,叫功夫。里面也有这种大声吼的,叫狮子吼。不过眼前这个白衣女子吼出来的,却与狮子吼却又有差异。应该是峨眉独有的一种方式吧。

    一定是这帮女人孤单寂寞冷的时候,在后山排谢的一种方式。峨眉山那么大,他们每天对着喊几嗓子,估计无意中就练成了。叶秋心中邪恶的想到。

    而谷道长在教授他的时候,也曾经提到过一些这方面的。虽然听说过,但这一次,是叶秋近距离的接触,更直观的感受后,他明白,这其实是jing神力攻击。

    或者说,是劲气外放的效果。

    叶秋可以劲气外放来伤人,可以用它们击碎坚硬的石头,甚至可以斩断一些不是很厚的铁片。

    但是,这个女人这么吼一嗓子,就可以把周围人给震倒。

    那就证明她掌握了声音的秘密,了解它产生震动的波段。

    曾经有一个很著名的歌星,在上一档娱乐节目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有关声音的实验。他只需要一个简陋的音响,然后把一个玻璃杯放在音响的前面。当他喊出来的声音和玻璃杯产生共鸣时,玻璃杯就会‘砰’地一声炸开。

    当然,这个歌星并不是功夫高手,也不会使用内劲儿。可是,他对声音的了解远远超过普通人。

    最让叶秋难以理解的是,歌神每次只击碎一只玻璃杯。也就是说,他只能够一次xing找到一个音段和玻璃杯产生共鸣。这个女人是如何做到让站在她面前的所有人全都有种被伤害到的感觉?

    这是个秘密!

    叶秋想要解开,可能还需要漫长的时间和机遇。

    而现在最关键的,不是他去解开这个秘密。他甚至都没有太多的津力去思考这些。因为和白衣女人的距离,以至于他现在头痛yu裂,双眼血红,眼球都要凸现出来。

    那种津神力量的伤害,其实是很大的。

    左右两个鼻孔中,有两到鲜红的血水,流进了嘴巴里!

    味道,咸渍渍的。

    出道以来,他和人打过无数次。最惨烈的,是那次和林狼一起并肩作战。被人打过几次,和暴君算一次,和纳兰香香的保镖端木算一次。但就算是那两次,也只是造成了一些皮外伤。

    可不想现在,让他整个身体内都像是翻江倒海一般。

    叶秋没有像其它人那样的去捂耳朵。

    因为他只有两只手。一只手缠着白绸,另外一只手如果去捂耳朵的话,以他们俩人此时的距离。白衣女人可能第一时间就发动攻击,把叶秋给斩落台上。

    他只能反击!

    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反击!

    好在,在女人吼叫的那一瞬间,他便做出了反击。他用那只缠着白绸的手,狠狠地砸向白衣女人那被白纱蒙住的脸。

    刚才她大吼的时候,叶秋没办法逃跑。

    现在叶秋发动攻击,她倒是可以脱离......当然,前提是彻底的放弃对白绸的掌控权。

    她应该是对自己很自信,并没有那么做。

    她的身体左移一步,避开叶秋的攻击。然后伸手扣向他的脖子。

    叶秋哪能让她如愿?

    只有他去扣别人的脖子。如果真被这个女人把脖子给扣住了,那今天叶秋的下次就只有一个字:死!

    何况,本来就已经让女人伤害了一次,又怎么会允许女人再次扣住他的脖子呢?

    这就像是一个女人没能守好自己的贞cao给自己的男人一样让他觉得羞愧。

    叶秋的手臂一拽,硬生生把白衣女人给向前拉了一步。

    !!</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