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不可思议的监控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不可思议的监控

 热门推荐: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不可思议的监控-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说道这里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三四中文 www.444zw.com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想到究竟是何人,能做到不发出任何的动静,然后又同时干掉了两个持枪的,而且非常专业的保镖......

    这个人,也太厉害了吧?

    “监控发现什么了没有呢?”仔细的查看着现场,劳顿的眉头紧皱着。片刻后,扭头看向胖警长问道。

    胖警长点点头,随后说道:“监控员昨天喝了酒,并没有现这时监视器间的停顿,然后在镜头里他们已经倒在了地下,最先赶来的两个人试图察看他们的尸体,但凶手很显然已经将炸弹压在其中一个人的身体下方,两个人被当场炸死,压着的那个尸体......几乎成了碎片,我们刚才看到的大部分都是......然后是里面这Ju......”

    “阿伦。艾克哈特,商人......”出现在眼前的,是门板早已被炸开的房间,由于经过了火焰的焚烧,四周也已经变得焦黑,几名警员在房间一侧忙碌着,他们移开了原本在那里的书架,后方显然是一间密室,没有可以正常打开的途径,他们正在试图强行破门。尸体就在门口前方的不远处,已经被烧焦了一部分,一名法医在他的旁边做着记录。

    “那是什么?”扶了扶眼镜,名叫安东尼的探员朝着密室示意,那警长说道:“很显然,一个打不开的房间,这里的负责人拒绝对此做出解释,后来又说是这里的秘密业务,只要拥有足够的钱,就能拥有这样的一个房间,除了本人。就连产权方也不知道打开的方法,受害人的大拇指被砍下来了。而那里有一道指纹锁,很显然凶手进去过。正在忙地那位是专家,他最擅长溜门撬锁,呵呵......”

    “那么......这位艾克哈特先生呢?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安东尼沉声问道。

    “死了,熟了,就像三成熟的牛排,我喜欢。”听到安东尼地说话,正在地上做记录的那名干瘦而有些神经质地法医抬起了头。拿起子在死尸的身上轻轻地戳动着。

    “伤口一共二十三处,动手的人是个天才......不,我是说他是个高手,毫无疑问,喉咙上这道口子是第一刀,凶手从后方用手箍住他的口鼻,很用力、非常用力......”

    那法医从地上站起来,神采飞扬地试图重现当时的景象。

    一手回抓。另一只手上的子当成匕般的劈来斩去:“你一定无法想象。他地骨已经脱臼了,并且有着轻微地裂伤。对方只是用手将他箍住,力量几乎要捏碎他的脸,然后他先划开了他的喉管,伤口很深,血会飙出一米多远,然后是他的大腿、肩膀、全身上下,对方像扎乃).连续扎了二十多次,这一切就是为了不让他出哪怕任何一声轻微的响动,真是一项趋于完美的杰作。外面的那些碎片我还没仔细看,不过三Ju完整的尸体已经看过了,干净利落,来地绝对是个高手,真希望能看到他,欣赏他地作品是一种享受......”

    安东尼用口罩捂住了嘴,静静地听着他说话,随后淡淡的问道:“艾伦,有人能比你更变态吗?”

    那法医做了一个难以言喻地手势,随后道:“来的人真地很厉害,我打赌你们这些FBI的表子绝对抓不住他,如何?”

    听到艾伦的话,安东尼和劳顿两人的脸色,明显很难看。

    “我喜欢七成熟的。”

    “这两个家伙是大学同学,他们一早就认识,并且互相对对方表示过欣赏。”高个子探员对有些奇怪的胖警长解释着,随后道,“那么,先让我看看监控录像,当然,那肯定已经是被人修整过的了。”

    “好的,跟我来。”胖警长走在前面,领着高个子去监控室,安东尼则留在了现场继续查看细节。

    “呃,根据我们的专家进行的初步检查,录像并没有修整,每一刻它都在看似正常地运作,只是......被人暗中进行了小小的修改,对方就利用这样的时间差,一步一步地进入了内部,只是我们目前还不清楚他倒底是通过怎样的技术控制整个监控系统的......”

    一路来到监控室,几十个屏幕上画面轮番交替,几名警员正在研究着,眼见着警长进来,介绍过高个子的身份之后,一名警员控制着画面时间,开始为他介绍画面上的一切。

    “整层楼的监控系统相当完备,理论上来说几乎没有什么监控上的死角,画面没有被人修改,但是我们根据对方进入的线路逆推之后,现几处镜头有了令人难以察觉的人为控制痕迹,先是在这里......”

    “入口旁边的这个镜头似乎出了些小问题,监控员很敏锐,然后判断是监视器的架子出了些问题,让保镖去看了,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凶手进入了这个交叉口......”

    “紧跟着这些镜头都有了一些微不可察的调整,如果不是我们知道结果,根本不会发现这些镜头的不正常,从外面进来到这个房间,可以选取的道路很多,在第一个时间段里,你可以现,这边有人走动、这边、这边也有,所以凶手选取的应该是这条路,镜头转过去,他走了出来,后面的镜头正好照过来这个交叉......没有人,他只比镜头快了一步,这个过道的两个镜头,你看,很自然的往前推进。

    这里没有人,但在这之间,大概有一米半左右的这个镜头在移动,另一个也在移动,凶手......就藏在了这仅仅一秒钟的空白当中,固定的速度,完美地掌握着一切......”

    “因为这样的分析,我们很容易就可以现,在这片看似被监控镜头重重包围的房间里,有人制造了一个始终移动的空白点,你看,这个镜头稍微前一点的地方,看起来差一点就能跟前一个镜头重合,但永远差了这样一点。他从这里、到这里,然后转弯。每一个过道,都是津确的十三秒钟。不多不少......我恨这个数字......”

    “我们通过空白的镜头推到这里,你看,前方一个镜头开始扫回来,这里两个黑人正走向那条走廊,然后......镜头重合了,我们看不到人,这里有扇房门......我们在里面现了两Ju尸体。四十二秒之后。黑人转过去了。你看,注意观察,镜头之外的盲区又开始出现了,在这两个镜头之间,它在移动。下一个走廊也是十三秒......”

    “这里,清洁工开始跟盲区重合,但是到了这里,盲区扩大了......所以清洁工没有死。凶手不知道以怎样地方法避开了那个清洁工。他在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往这边来,从旁边的这个镜头。我们可以看到他,他叫阿特金斯,另一名死者......他消失了,但没有出现在下一个镜头,当然,这个镜头目前正在拍摄走廊地另一边,他一下子没出现,也不会引起怀疑,然后他就再也没出现了,他被我们发现在这间房间里,尸体像是被凶手随手扔进去的。嗯,再是最后,凶手进入了这个房间,然后那个商人跟他地保镖过来了,可以很清楚地看到......”

    整个监控室里静悄悄的,那名FBI的探员下意识地保持着沉默,胖警长背负双手走来走去,只有那名警员解说的声音诡异地回荡,却将整个气氛衬得更为寂静。

    尽管这些事情他们方才一同推导过了许多遍,但此时听着同僚系统地说出来,还是不禁让人感到自内心的一股寒意。

    在那监控画面上,整个娱乐场的内部不是寂静地,每个走廊似乎都有人经过,也是因此,那种仿佛明明有无数人来往,明明有无数只眼睛在观察,却始终有人悄无声息地在那场所中穿行,如同幽灵般没有任何人能现地诡异感觉才更为深刻。

    从容、津确、诡谲、冷酷,假如对方喜欢,或许眼下就藏在他们的背后也说不定吧......

    一时间好几个人心中都忍不住的有了这样的想法。那高个子探员操纵着监控器再看了一遍,随后点头说道:“没错,他就在这里......”

    话音未落,突兀的枪声陡然从外面的走廊中传了进来,下一刻,再一次巨大的爆炸震动了整个楼层。警员们慌忙拔枪的时候,那名叫劳顿地探员已经如同豹子一般冲出了监控室地房门,朝着声音传来地方向疾奔而去。

    有动静的方向,正是那已经受过一次洗礼地廊道。

    在警员和FBI的人都在场的情况下,居然有发生了爆炸,而且明显的有人藏在那里。

    前方一片烟尘滚滚,四周有警员持着枪跑过来,那烟尘中也有警员撤出,正打算冲进去,衣领上的袖珍对讲器中猛然传来声音,他朝着另一条道路猛冲而去。

    枪声隐约回响,转过了几个回廊,他再度进入娱乐场的大厅,从侧面的窗户猛冲出去,那是楼房后方的一条窄巷。

    不远处的路口,两名熟悉的人影正恨恨地徘徊着,正是安东尼与他的医生同学,一人手上持枪,另一人拿着手术刀,路边的行人远远跑走了。

    “怎么了?”</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