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八百八十二章 如何教育

第八百八十二章 如何教育

 热门推荐:
第八百八十二章 如何教育-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手中抓住那一小包赌品,伊芙的眼神有点慌乱。三四中文 www.444zw.com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从认识叶秋到现在,叶秋从未用这样的眼神面对过她,那眼神中没有责备,却很是复杂,令她感到有些不安。

    “我......我......”伊芙可怜巴巴的说道。

    “还有,枪也别碰,可以吗?”叶秋的语气并不冰冷,但是充满了不可抗拒。

    直到此刻,她才忽然现,原来那个将杀人当成吃饭一样简单事情的叶秋对这些东西是不喜欢的,心中顿时便有些慌乱,小心翼翼的问道:“为、为什么啊......”

    “因为......我不希望你喜欢这些东西......”叶秋拍了拍伊芙的脸颊,安慰的笑了笑。

    不过他心中却忽然有些了然,伊芙的心中,或许并没有正确的善恶感存在,这一切与她生活的环境有关,与凯萨琳有关,与自己也有关系。

    伊芙从小就生活在嘿手党的家族中,耳闻目染的不会是多么正确的人生观,由于母亲在克洛勃家族中还算有些地位,她偶尔看见枪支、看见赌品应该也已经习以为常。

    她从来就没有过父亲,对于这些事情,自己没有跟她说过,凯萨琳或许说过,但应该也说得不多。

    而最重要的,是在她十岁时经历的那场变故,自己在她的面前杀死一群人的情景,对于年幼的她来说,应该是一件无比激烈的心灵震荡。

    而在那之后,她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正常,没有哭泣与害怕,就只能说,当时小小的她,或许是因为对自己的崇拜,已经将那件事作为一件正常事情来接受了。

    有了那样的经历,此后在家族里接受枪支,接受赌品或许会更加简单。

    而当初枪杀了一大群人的自己,在她心中也是理所当然地会喜欢枪,因此她才会带自己来这里吧,就跟小孩子交换玩Ju一样的心思。

    平时她或许聪慧可爱,也会将帮助别人视为一件好事,但在某些大的善恶观上,跟一般人恐怕是有着很大的不同了。她会将细度当成一件愚蠢的事情,却未必会将泛堵当成坏事,因为她接触的大多数人都干这个......

    记得当初她说自己将来要成为黑手党教母,自己和凯萨琳还以为那是在开玩笑,但现在看来......

    只不过,她才是一个十一岁的女孩。放在华夏,正还是在父母身边撒娇的年龄。而她,却已经与枪支、du品,暴力这些东西耳读目染。

    “我......我......那个......叶秋你不喜欢吗?”伊芙有点手足无措的说道,原本是想给叶秋分享自己的好东西。在她的印象中,这些东西从来都不是什么坏东西。何况每天都能见到,心中早就接受了。

    但是,似乎叶秋很反感这些东西。

    叶秋打量着伊芙,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语气便严肃了起来:“我不喜欢。伊芙,你慢慢会明白,这些都是不好的东西。”

    “我知道不好,我又没有吸过......只是拿出去换旅费......”伊芙慌忙的解释道。

    “那也是不对的,你们老师应该教过,细度和泛读都是犯法的。”对于善恶的界定与一般人很是不同,一时间叶秋也无法用自己的法则来教导伊芙,不由得有些头疼。

    “我们老师是个脓包......”十一岁的少女充满叛逆情绪,此时似乎想要“据理力争”,一望叶秋的眼神,终于还是低下了头:“对不起,我以后不碰这些了......”

    “伊芙,这些东西......以后一定不要碰了。我非常不喜欢你接触这些东西......”叶秋严肃的说道。此刻,这个小女孩并没有感受过父爱。如果在她人生的道路上没有人来引导,恐怕以后的路,也会越走越偏。

    虽然身在嘿手党家族,但是叶秋也不希望她以后接触这些东西。

    “恩,我知道了。”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伊芙低着头,认真的说道。

    既然叶秋不喜欢,她也就不喜欢了。原本还以为叶秋喜欢,自己才炫耀的。现在她顿时失去了兴趣。

    叶秋伸手摸了摸伊芙的头,这次小女孩没有摇头以示抗议,只是静静地喝了一口酒,随后抬起头来笑了笑。

    叶秋也是轻抿一口,下一刻,脸色陡然间变了。

    “别喝!”低喝了一声,他伸手抢过了伊芙手中的杯子,喝了一小口之后,却皱起了眉头,两杯酒各试了一口,心中的疑惑便更深了。

    自己的这杯酒里,被下了迷幻药,可是伊芙的酒杯之中却一切正常,药是谁下的,怎样下的......

    现在看来,可能性似乎只有两个,第一,伊芙的叔叔会在密室之中随时准备两只杯子,并且在一只杯子中放药,以防有突情况的出现,第二,药是伊芙下的,可为什么......

    第一种可能,是存在的。但是出现这样的巧合,似乎也有点不对劲啊。那么,是不是伊芙下的呢?但是......

    “怎、怎么了?”伊芙有些慌张地问道,眼神也是躲躲闪闪,不敢与叶秋直视。

    “我们该出去了,你叔叔或许会回来......”

    仔细观察聆听,确定了周围的确不会有人偷偷监视之后,叶秋将杯中的酒倒掉,拉起伊芙的手,从密室之中走了出去,离开这间房,手表又震动了几下,他看了一眼,前方离灯火通明的宴会大厅已经不远。

    “去妈咪那里,好吗?我正好有些事情,要立刻出去一趟,你跟她说一声。”望着伊芙此时仍然有些手足无措的神情,叶秋心中一笑,大概确定了自己的推断,迷还药,十有八九是伊芙想要给自己喝的东西了,因此现在才会显得这么慌张。

    好笑之余,无奈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当教育家不是自己的强项,不过现在的感觉,还真像是有个令人无奈的女儿一样,伤脑筋啊,倒底该说些什么呢......出去的路上好好想想吧......

    这方面的教育,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另外,也要给凯萨琳叮嘱一声。自己这边祈祷的作用终究是小的。但是把自己不喜欢的态度告诉她,至少让她明白,那些该碰,那些不该碰!

    不久之后,小女孩有些失魂落魄地走进了大厅,转了一圈之后,找到了母亲。

    “叶秋......叶秋她......”吸了吸鼻子,陡然间,她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他不会喜欢我了......”</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