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九百五十九章 他回来了吗

第九百五十九章 他回来了吗

 热门推荐:
第九百五十九章 他回来了吗-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回到小旅馆中,两人收拾了一下东西。三四中文 www.444zw.com<strong> </strong>其实,根本就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收拾的,两人来的时候原本就是空着手的。

    不过想到接下来会遇到的一些问题,便又去加油站旁边那个小超市购置了一些东西。

    然后,俩人随后就离开了小镇。当天晚上他们用帐篷在附近的山林里住了一晚。没有了城市的喧嚣,甚至没有任何人工的痕迹,树林之中他们清理出一片空地,找了一些柴火,随后燃起了篝火,雪后的夜空万里无云,透过笔直树干组成的森林骨架,可以清晰地看见漫天闪烁的星光。

    以叶秋丰富地野外生活知识,事先就已经购买好了所有的东西。这个夜晚并不寒冷,当然,由于洛凌烟的身体问题,两人只是相拥着睡了一晚,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第二天,两人搭了班车回到纽约,整个城市有已经满是圣诞节的热烈气氛。

    由于大雨已经停歇,也不再挂着狂风,原本停飞的航班此时也已经重新起飞,只是暂时的风头还在米国。

    奥利弗刚死,如果坐飞机,难保阿里加那边会不会冒着被米国政府全面打压的风险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虽然那天的风波过后,曼陀罗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但谁能保证他们有木有准备后手。何况既然罗曼菩提的人已经和他们在一起了,一定会提供一些人手给他们重建的。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www.800book.net)岛国总部那边,也会拍一些津锐理论过来。

    不过,那天事情不过,他们也没有多少津力来关系叶秋这边了。在他们眼中,叶秋还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对手。只有战神这个层面的,才会引起他们的关注。

    回到纽约,叶秋也就尝试着联系了一些炎黄觉醒。

    那边这几日也在找寻他们俩人的下场,听到叶秋联系过来,自然也是比较高兴的。比较叶秋这边是能和战神扯上关系。回家地事情交由炎黄觉醒安排,这一天的时间,两人在纽约市区最繁华的各个商店逛了一天。

    到了晚上,炎黄觉醒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以偷渡形式秘密回国的远洋货轮。晚上九点多,叶秋与洛凌烟暂时地分了手,独自驾车去往克洛勃的庄园。

    越过围墙,潜行过戒备森严地小广场、花园,偷偷进入那栋别墅的二楼。原本他暂住的房间一切如昨,连被褥都是凌乱的,依旧保持着两天多以前他离开时的模样。

    这里,并没有发现太大的变化。还是和两天前保持着差不多的样子。

    推窗而入,经过房间,进入别墅内部的走廊时,他闻到了淡淡的酒气,电视剧集的声音隐约传来,房间内居然显得有点凉意。

    来到走廊的楼梯转角处,下方客厅里地灯光是熄灭的,电视却在开着。光芒忽明忽暗地照耀着客厅里的些许范围,然后,他就看到了沙上的凯萨琳。

    明暗跳动的电视光芒里,他悄无声息地走过去,穿着单薄的睡裙,金发地女子似乎就这样在沙上蜷缩着身体睡着了。

    西方的女子容易衰老,许多女子自生产之后便会体形便会迅变得臃肿,即便不是太明显,腰围也往往会比别人大上一圈,并且步入三十岁后,脸上皱纹、斑点的产生、皮肤的松弛更是比东方人快上许多。

    不过,或许与人生经历有关,这些使人显得衰老的症状,并没有在凯萨琳的身上出现任何端倪。

    已经度过三十岁生日的她皮肤依旧光滑细腻得有如少女,腰肢纤细,双腿修长而性感,胸部丰满却并不显得臃肿。

    她在和秦世峰认识之后便生下了伊芙,然后秦世峰便回国,他只能过着落寞幽深的独居生活。自从秦世峰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回到国内,开始跟外界接触,整个人在变得成熟自主的同时,身体保持着犹如少女般地活力。

    不过此时看来,这Ju依旧性感而诱人的身体上,也有着从所未见的,仿佛死去了一般的憔悴。

    看来,叶秋这次的离去,对她造成的伤害还是很大的。

    睡裙有些凌乱,酒气弥漫在四周,她蜷缩着躺在那里,在睡梦中也是紧皱着眉头,一头金凌乱不堪地散在身侧。

    叶秋走近时,搭在沙边缘的左手微微一颤,砰的一声,一只酒瓶摔落在地上,还有半瓶的酒液肆意地流淌了出来,浸湿周围了的地毯。前方的茶几了,摆着好几个已经喝完的威士忌酒瓶。

    走过去将酒瓶捡起来放到茶几上,他蹲在沙前看着她沉睡的模样,这样的情景,还是第一次从她身上看见。

    她居然憔悴成了这个样子。当初在宁海救下她,秦世峰死了,他却想要自杀,不过随后被叶秋阻止。那一段时间,应该是她人生中最为痛苦的一颗。然而在那之后,她选择了勾引叶秋来忘却这些痛苦。

    甚至在那时,叶秋也未曾见过她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或许一如爱情不能成为相守终生的保证,责任与迁就反而可以令人白头偕老,因此失去了心灵的寄托。

    这恐怕比市区爱人来的更加令人悲伤吧。几个月前,叶秋看到的是寄托便无法存活的丝子一般的女人,曾经以为这株丝子会在之后变得成熟。

    至少会减少一定地依赖感,然而现在看来,这株丝子似乎变得更加依赖、更加无可救药了......

    就因为那天早上的事情,但叶秋明白,或许她还是在意的是自己那天的离开。

    他是很少叹气的,因为很少有事情会令他真正感到无奈,然而此时,他终究是轻轻地叹息一声,心中很难说清是什么感觉。

    眼前,凯萨琳再一次地缩紧了身体。微微一颤。叶秋站起来,在客厅里找到空调的遥控,将温度调高。

    回过头时,沙发上的那道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幽灵一般的凝望着他。

    她一动不动的凝望着叶秋,不过在那一刻,她大概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幻觉罢了。

    她只是觉得自己每天都在想着叶秋,才会突然出现了这样的状况,觉得叶秋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叶秋不是早就走了嘛,永远不会在回来了吗?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