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999章 不愉快的谈判

第999章 不愉快的谈判

 热门推荐:
第999章 不愉快的谈判-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喂,庸医,你叫什么名字?”花花在后座拍了拍叶秋问道。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拓拔野开着车奇怪的说:“庸医?师傅你怎么成庸医了?”

    叶秋一时语塞,哀求的看了眼花花,这事儿实在太丢人了,花花仰头大笑着说道:“你不知道啊,你师傅可是宁县小巷村有名的妇科大夫”

    “啊~?”拓拔野一脚刹车。

    “我艹,你干什么,开车注意点”叶秋骂道

    “师傅,妇科大夫??这你也没教过我啊?”拓拔野哈哈大笑的说。

    叶秋尴尬的笑了笑,花花今天可算是爆了一个大料,叶秋这妇科大夫的身份回到宁海后,他一直都很保密,堂堂宁海嘿道一哥,出去当了几个月妇科大夫这是传出去太丢人。

    在互相介绍后,对于叶秋的身份花花也充满好奇,武力惊人,世家公子的师傅,乡村妇科大夫。

    将花花送到了学校,叶秋在车上对拓拔野说道:“那小子叫燕青,京城燕家的人?”

    拓拔野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嗯,燕家在京城可是很有势力的,师傅你多加小心点吧”

    叶秋表示很无所谓,开着车到了拓跋家的别墅后,宁伟终于给叶秋打了个电话:“小子,明天中午望湖路,我去接你,肖处长要见你”

    “艹,老大,我以为你挂了呢,再不给我打电话,我都准备回宁海了”叶秋骂道。

    “年轻人要沉得住气,这次肖处长见你,他是我们的直系领导,至于能不能护住你,全看你的表现了”宁伟说。

    叶秋表示明白,第二天一早叶秋特意穿了件拓拔野给他买的新衬衫,而且最让拓拔野无语的是叶秋居然买了副眼镜框带着,说这样看起来比较斯文。

    到了望湖路,叶秋上了一辆越野车,七拐八拐后到了那间小茶楼,宁伟上前迎道:“好久不见”

    “还是别见的好,见到你准没好事儿”叶秋无奈道。

    宁伟带着叶秋走进包房,看到一位正在煮着功夫茶的中年人,中年人抬头微笑的看着叶秋,示意其坐下,回头对宁伟说道:“你先出去吧”

    屋里就剩下叶秋和肖处长两个人,肖处长的一举一动都给人一种非常亲近自然的舒适感,任何人见到肖处长的人都很难生起敌意。

    肖处长对叶秋笑了笑说道:“叶秋?叶凡的师弟”

    “嗯”叶秋见到自己的直系领导的领导,还是多少有些拘谨。

    “好,年轻人,你平时喝茶么?”肖处长笑着说。

    叶秋感觉很诧异,自己明明来准备挨收拾的,怎么这肖处长上来就要请自己喝茶,叶秋点了点头说道:“偶尔喝,师傅爱喝,所以与他在一起也多少受了些影响”

    “嗯,谷道长是隐士高人,非我凡夫俗子可比”肖处长目露尊敬的说。

    叶秋想到那天天吵吵大保健的老道士,怎么也感觉不到他哪里像个高人,但嘴上连连称是。

    “叶秋,喝茶也是很有讲究的,牛饮起来虽然痛快,但往往失去了茶的香气,并且也失去茶艺的津髓,我华夏功夫茶是一门传承,但其中也蕴含着做人的道理,我龙牙自成立以来一直秉承着隐忍而发,谋后而动,动则雷霆之怒如那滚滚沸水,静则树静于林淡香悠远,叶秋,你太年轻,还有很长路要走”肖处长将一杯煮好的茶,用传统的茶艺十法将杯递给叶秋。

    “尝尝,怎么样?”肖处长说道。

    叶秋将茶一口干了,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不够解渴”

    肖处长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确实不够解渴,可只有这样才至于烫到自己,叶秋你太着急了”

    叶秋将杯一放,随手把眼镜框丢在一旁,看着肖处长说道:“年轻人要的就是一往无前,迎难而上,隐忍而发的事儿我叶秋做不到,我只会用我最直接的办法将敌人扼杀萌芽之中,他公孙如龙想要我的命,那只能在他要我命之前杀了他,至于为什么会发生灭门的事儿,我只能说我没他狠,但是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肖处长微笑的看着叶秋,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他笑着说道:“叶秋,这件事很麻烦,无情师太一口咬定是你杀了公孙如龙全家,要以炎黄觉醒身后的武林压你”

    叶秋看着肖处长说道:“那龙首的意思呢?”

    “龙首意思?当然是不能交人,从龙牙创立到现在只有我们欺负别人,还没听说过别人欺负我们,杀了就杀了,何况这件事我们相信不是你做的,一群江湖草莽之人,有了上头撑腰,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一会儿无情师太会过来,你好好学学我们龙牙是怎么动则如雷霆之怒”肖处长不屑的说道。

    肖处长和叶秋相谈甚欢,这时候无情师太三人,带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靓丽女子进了包厢,宁伟将四人领了进来。

    “是你!”女子惊呼道

    “艹,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叶秋也骂道。

    随后女子对身边的老者是哭着说道:“二叔,就是他,昨天就是打的我,你要给我报仇,打断他的腿!”

    肖处长疑惑的说道:“叶秋,你们认识?看样子好像很不愉快”

    叶秋也骂道:“这疯娘们,昨天在酒吧,让我给揍了”

    “呃··叶秋你也真不知道怜香惜玉啊”肖处长看到女子那绝妙的身材和充满着黄金比例的脸蛋说。

    “艹,我管她是谁”叶秋无所谓的说。

    “哼,放肆!”中年人拍了下桌子骂道。

    肖处长也收起了笑容表情有些严肃说道:“这是我龙牙的地盘,不是你崂山,你还是给我收敛点!”

    气氛有些僵持,崂山老道手掌用力的压在桌子上,那刚刚换的红木桌,被印了个巨大手印,表情有些愤怒的盯着肖处长

    肖处长指了指红木桌子看着崂山道士说道:“新买的桌子,很贵的,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手,否则我保证你们几个活着走不出茶馆”

    明觉寺的玄苦大师,口念佛号:“阿弥陀佛,两位施主,请息怒,我们不是来打架的”

    无情师太盯着肖处长说道:“你龙牙的意思,就是要护着这小子了?”

    肖处长笑了笑说:“交人,那是不可能,只要你们几个老家伙不出面,我龙牙也不会干涉,小孩子打架,不要动不动就找家长吧?”

    无情师太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对身边四人说道:“走!既然如此,贫尼告辞了”随后又指了指叶秋说道:“我炎黄觉醒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叶秋挑衅的看着无情师太,随后竖起中指,说:“艹!”

    在女子怨毒的目光中,四人走出了茶馆</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