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恨焰灼心 > 第40章 生死乱斗

第40章 生死乱斗

 热门推荐:
第40章 生死乱斗-恨焰灼心-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云泽宇似乎受伤太重,不断向后撤,煊懿一人独战三人,好在玄武院见识了煊懿刚刚那恐怖的灵技,变得畏首畏尾起来。

    突然,煊懿感觉地面在剧烈震动起来,“难道地震了吗?

    下一瞬,令所有人都无法置信的事情发生了,一只比大象还大三分的金毛鼹鼠破土而来,云泽宇被顶至空中,金毛鼹鼠张开血盆大口,云泽宇惊恐的叫声还在林间回荡,整个人已经被金毛鼹鼠吞入口中。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大家都停在了原地目瞪口呆。

    金毛鼹鼠将云泽宇咬在口中,鲜血溅了一地,目光森冷的注视着现场的每一个人。

    看到金毛鼹鼠恐怖的眼神,每个人心里一个哆嗦。

    巨大的金毛像咀嚼到垃圾一样,嫌弃地把云泽宇唾一边。

    果然金毛鼹鼠朝最近的率先煊懿举起前爪,五个爪子伸展像五把尖刀。

    “轰”地面留下巨大的抓痕,煊懿一跃而起迅速向林子里飞奔,“无论是谁,被凶狠的金毛鼹鼠盯上,又有后面的敌人虎视眈眈,肯定凶多吉少。”

    金毛鼹鼠见煊懿跑得飞快,又把三名玄武院弟子撵得鸡飞狗跳。

    煊懿又折了回来,云泽宇嘴里冒着血泡,下半身已经被咬得血肉模糊,其血腥程度是煊懿第一次见到,云泽宇双眼睁得老大,还在微微抖动,估计这疼痛剧烈得让这残存的意识都忍受不了。

    “对对不起!”云泽宇沾满鲜血的手举了举,可是举到一寸高再也举不起来,煊懿看着云泽宇手里拿的容纳袋心里五味杂陈,那种莫名的感受像是有棍子在鼓捣自己的心。

    “这么大的土灵鼹鼠,刚刚他们说一只土灵鼹鼠产出了土灵髓,这只该不会有驭鬼宗门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土灵魄!”秦观心惊不已。

    周章成暗道,“真是天助我也,为了研究灵髓,玄武院几乎花费了天大的代价,这次既然让我遇见土灵鼹鼠王,小土灵鼹鼠都有灵髓,这只肯定有灵魄。”

    三名玄武的弟子明显招架不住,但是顾及同伴的性命又不敢独自逃跑,围攻钱驭盛的两个玄武院弟子又抽出一名照应三人。

    周章成看形势危急,对秦观道,“这位驭鬼宗的兄台,这只金毛鼹鼠一看就是不凡之物,而且极其凶残,若我们继续争斗下去,恐怕十分危险,不如我们先放下成见,共同对付凶兽,所得之物公平分配,你觉得如何。”

    秦观对于周章成刷诡计杀死了他的灵宠十分恼怒,失去变异吸血蝙蝠他近乎失去了一半的实力,天知道他为了得到这只吸血蝙蝠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但是忌惮于躲在远处的高手偷袭,他只能暂时先答应对方的提议。

    “所言极是,就依照兄台所言!”

    周章成大声喝道,“各位驭鬼宗的兄弟停下手来,我已经和你们的这位仁兄达成协议,共同击杀凶兽,其中所得我们共同拥有。”

    煊懿躲在不远处的大树上,因为担心秦观的安危不敢走远,他的方位正好是刚才利箭飞来的大致方向。

    听到宏亮的喝声,众人应声望去,秦观在其身侧默默点头。

    鬼焕环视一周,最后目光所向正是煊懿所在的方向。

    煊懿暗道,“这个巨大的金毛鼹鼠肯定和小家伙有血亲关系,如果小家伙的身体里流淌着灵髓的话,这金毛鼹鼠十有**是含有灵魄,灵髓可以平分,可是灵魄要怎么分?”煊懿冷笑。

    玄武院四人采用攻其所必救的方法,一旦土灵鼹鼠王向一人发难,其他人就向其侧面发起攻击,机械臂威力巨大,虽然土灵鼹鼠王皮糙肉厚,显然也无法全然无视。

    众人很快向土灵鼹鼠王围了过来,但是驭鬼宗的众人都站在远处放放灵技,而且不紧不慢,而玄武院弟子都在土灵鼹鼠王身前拼死抵抗,不一会儿好几个人都受了伤,周章成阴下脸来。

    “咻”,远处一道亮光极速掠来,从煊懿右侧两三米处闪过。最后重重击在土灵鼹鼠王身上。

    刺耳的嘶嚎声让人耳膜吃痛,之前任何灵技击在身上都没有出现明显伤痕的土灵鼹鼠王既然被这箭矢刺穿了皮肤,深深扎进肉里,鲜血直流。

    土灵鼹鼠王惊恐不已,迅速钻进土里,人们根据土层的震动判断出了土灵鼹鼠王的大致方位,紧随其后。

    不一会儿,土灵鼹鼠王就在前方撵出一个雄壮的青年人,身穿精致绿色大衣,和玄武院一众有些类似。

    土灵鼹鼠王赶着青年人往山腰上奔,玄武院众人急忙追赶,驭鬼宗弟子们紧随其后。

    几乎跑到一座大山的山顶,土灵鼹鼠王好像感觉到不对劲,扒了扒地上的岩石,突然猛的往回奔,被身后赶来玄武院众人团团围住。

    “嘭”一声脆响,玄武院恐怖的武器近距离响起,恐怖的冲击力让硕大的土灵鼹鼠王都险些偏倒,箭矢深深钉入土灵鼹鼠王的肉里,土灵鼹鼠王发疯一般向拿着巨弩的玄武院青年冲,玄武院众人抡起铁拳挡在土灵鼹鼠王的前面,一时根本无法突破。

    秦观惊叹,玄武院这个打法,别说灵徒了,恐怕灵师也坚持不了几分钟。

    驭鬼宗众人不时使出灵技攻击,土灵鼹鼠王身受重伤,被众人包围,已成强弩之末,玄武院的重弩再次击出,土灵鼹鼠王再受重创,一瘸一拐的想往山下跑。

    玄武院在青年方位组成人墙,而驭鬼宗众人竟没有一个人去拦截土灵鼹鼠王。

    此时,周章成突然向秦观发难,可是秦观好似早有防备,一个侧身迅速闪人,提起长剑向手握重弩的青年人攻去。

    “少帅,小心!”周章成喝道。

    赵勋望着秦观冲了过来,但是土灵鼹鼠王已经快逃出山顶的岩石区了,倘若让它钻进地了,百年难逢的机遇恐怕付之东流,一瞬犹豫之后,赵勋加紧瞄准,犀利的一箭射出,正中土灵鼹鼠王的要害,土灵鼹鼠王嘶嚎几声倒地。

    秦观已经攻到近前,一剑劈向赵勋面门,赵勋抛下重弩迅速后撤,秦观一击将赵勋的重弩毁坏。

    “贱人,你知道一把‘破军’有多贵重吗?你得用命来赔!”赵勋愤怒的咆哮道。

    赵勋气势外放,竟然是一个初级灵师!

    钱驭盛本往这边赶,见到赵勋后迟疑了一下,但仍继续向前。

    见到赵勋外放的气势后,煊懿大感不妙,他也想往那边战场赶,但是被手握机械臂的玄武院弟子拦住了,他们五人三人挡住了煊懿,两人挡住鬼焕,在他们看来,以他们队长和赵少帅的实力对付驭鬼宗的一中级灵徒,一个高级灵徒完完全全是碾压,只要头拖住这个危险的青年和那个诡异的持剑男子这场斗争就已经胜利了。

    煊懿比较焦急,但是眼前三个人根本不和他正面对抗,完完全全就是那种“敌攻我退,敌走我留”的耍无赖打法。

    可是玄武院弟子完全低估鬼焕的实力,鬼焕煞气外放,在周身外围悄然聚集,让两个玄武院弟子避无可避,鬼焕手起刀落,一剑把一个玄武院弟子的头颅劈了下来。

    让人头皮发麻的恐怖事情发生了,被砍下的头颅竟然自己从地上飞了起来,飘飘忽忽的飞向玄武院一众人。

    煊懿看到飞过来的头颅惊出一身冷汗,鲜血淋漓的头颅眼睛睁得老大,眼珠还在动,嘴角咧着,竟似微笑。

    煊懿脑袋里飞快闪过宗门对《绝命飞颅》的记录,突然,煊懿用尽力气,聚集全身真气,在周身凝聚出厚厚的真气盾。

    飞颅在玄武院弟子们身后炸开,顿时鲜血、骨头、内脏、血肉碎屑纷飞,一声疲软的空气爆鸣声,煊懿身前全是血污碎屑,真气盾如镜子一般阻挡住这些血污,但也仅仅是一瞬,真气盾被冲碎,煊懿被冲击力轰下了山崖。

    煊懿一路掉在山下的河流里,河水冲走了煊懿血污,也冲刷着煊懿的伤口,煊懿身上许多皮肉被撕裂开,隐隐作痛,这伤口上恐怕还有毒。

    煊懿爬上岸,运转魔灵圣典,伤痛有所缓解,要不是亲眼所见,煊懿怎么都不会相信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恐怖的灵技,驭鬼宗典籍上记载,“当年冥鬼老祖横扫三界无一敌手,一技‘绝命飞颅’让天下生灵闻风丧胆。”当时煊懿还不相信,现在看来这极有可能是真的。

    因为担心秦观的安危,煊懿不敢多停留,立马往山上赶去。

    当到达事发现场的时候,煊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到处血肉模糊,残肢碎肉散落一地,秦观倒在地上血肉模糊。

    令煊懿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煊懿飞快冲过去扶起秦观,此时秦观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口里吐着鲜血,断断续续向煊懿说道,“要要小心”

    秦观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咽了气。

    这一刻煊懿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伤心,什么是心痛,什么叫悲痛欲绝。

    煊懿拔出金鞭,反弹似的站起来望着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是二师兄钱驭盛,一个是玄武院的赵勋,似乎受了不轻的伤。此时赵勋已经没有了刚才盛气凌人的感觉,甚至有些惶惶不安。

    “煊师弟,就是他杀了大师兄,他现在已经受了伤,我们合力将他击杀,为大师兄报仇!”

    煊懿悲愤的眼神望向赵勋。

    赵勋突然撒腿就跑,往森林深处逃窜。

    煊懿环顾四周,身穿玄武院服装的尸块散落一地,有一个是被鬼焕的煞气侵袭致死的,但是鬼焕却不见了踪影,在众多尸块当中煊懿还发现了尸王的残肢。

    此时煊懿心里已有定数,“这个玄武院弟子他也必须死!”

    煊懿迅速向森林深处奔去。

    (本章完)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