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情缘歌 > 第八十二章:君让臣死臣须死

第八十二章:君让臣死臣须死

 热门推荐:
第八十二章:君让臣死臣须死-情缘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明长空,西北驻防军最高军事长官。也是土生土长的西北人,十八岁加入西北驻防军,一干就是四十年,明将军对这座城市的感情无以复加。

    老将军战死时,倒在他脚下的敌军近千人,死尸堆积成山,而直到老将军战死,他身后的那面驻防军的军旗依旧屹立不倒。

    将军倚靠旗杆,单手持枪怒目圆睁,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帝国建立至今两百余年,西北城防首次告破。若非林枫带兵驰援西北的速度太快,这座雄城或许就此落入敌国之手,后果不堪设想。

    林枫当时统军正在征讨的那路诸侯封地距离西北雄城九百余里,收到飞鸽传书时,麾下四大军团正在与诸侯军作战,分身乏术。

    鉴于战况危机,林枫毅然亲率龙牙师团,一人三骑星夜疾驰西北,日行三百里,短短三日便出现在了西北战场。

    龙牙师团不亏为“龙魂”最为精锐的铁军,如此高强度的急行军,战马都累死过半。就算如此,当龙牙师团出现在战场上时,依旧军威鼎盛、战意冲天。

    龙牙师团满编不过八千,面对四万铁骑,龙牙师团丝毫无惧,在堪称帝国第一强军的龙牙师团眼中,四万不过只是一个数字罢了。

    “龙魂”战旗下,只要跟随着他们敬爱有加的林帅,莫说区区四万蝼蚁,就算是刀山火海、阿鼻地狱,这群强悍的汉子照样眼都不眨的冲锋陷阵。

    敌军破城之后,曾探得周边八百里内,没有成行的军队,而敌人如果从五百里外赶来,正常情况没有八天以上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赶得过来。就算是不顾一切的急行军,也得四五天的时间,而且那时人困马乏哪里还有战力可言。

    因此,城破之后,他们并没有固城而守,而是四处掠夺,烧杀抢掠。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仅仅三天林枫和他得殿前直属“龙牙师团”奇迹般的跨越九百里路,出现在了战场之上。

    八千对四万,双方全是骑兵,两军又一次在城外展开恢弘对决。

    在方圆数十里的平原上,龙牙铁骑纵横倾出,势不可挡。他们就如同凶狠的狼群,恶狠狠地咬上一口,然后瞬间远遁,不断的在运动战中蚕食对手。

    无论进攻还是撤退,无论是单兵战力还是小队配合,无论是小组出击还是全军变阵,龙牙师团如臂使指、无懈可击。

    纵然双方都是骑兵,纵然敌军拥有五倍的军力,纵然龙牙轻骑还要面对敌军一万重骑的威胁。但是,龙牙铁骑用堪称教科书一般的配合狠狠地教育了敌军,什么才是真正的骑兵。

    只不过,对敌军而言,这堂课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最终,四万敌骑几尽全军覆没,逃走的寥寥无几。

    之所以会有这种战果,除了龙牙师团自身战力确实强悍之外,敌军首领也是阴狠毒辣之辈,眼见不敌,居然下令火烧城防。

    一把火把雄城烧成废墟的同时,也断了自己逃亡的后路。

    像这种雄城,绝非一朝一夕能够重建。也因为如此,导致后头数年的时间,“龙魂”四大军团中烈凤、玄龟两大军团被迫驻防西北,直接影响了林枫讨伐各路诸侯的进程。

    战后,林枫踏足城中,望着这一片废墟,林枫内心怒火中烧。

    两个月后,林枫安顿好西北诸事,带着搜集的各种人证、物证回到帝都。金殿之上,林枫列举监军七大罪状,条条当诛,满朝文武大臣纷纷附议。

    皇帝怕了,面对林枫冰冷的眼神,他是真的害怕。无奈之下,皇帝下旨将监军一干人等统统问斩,并将西北战死军士抚恤提高了一倍,这才平息此事。

    只不过,皇帝是个心胸狭隘之辈,被迫杀了自己最心爱的男宠,让皇帝深深地记恨林枫,恨不得扒皮抽筋。

    “若不是还有造反的诸侯没有杀掉,朕岂能留他?等他给朕平定了江山,朕一定杀了他。这天下是朕的,朕让谁死谁就必须死。”在后宫之中,盛怒下的皇帝如是说。

    由于皇帝的无能,林枫曾多次死谏,阻止了皇帝的一些昏庸国策。于是,君臣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皇帝想要杀掉林枫的心,也越来越坚定。

    “咚咚咚”的鼓声从帐外传来,端坐帅位的林枫回过神来,预定的全军集结的时间到了。

    林枫缓缓起身开口道:“拿我战戟。”门外立刻进来四位军士,其中两人合力扛着一柄青龙战戟,从二人吃力的动作就可以看得出战戟的分量是多么惊人。

    林枫右手前伸,单手就把战戟拎了起来,轻松惬意的舞了一圈。

    另外两名军士捧着一件猩红披风来到林帅身后,抖开披风为林枫系在战甲之上。

    林枫提着青龙战戟,大步走出帅帐。帐外自有亲兵引来一匹通体漆黑如墨,唯有额头一戳白毛的战马正在等着林枫。

    此马比寻常战马足足大了一圈,毛色油光水滑、肌肉紧实、线条优美,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居然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气势,就算在不懂马的人,一眼看去也知道,这是一匹举世罕见的良驹。

    “奔雷”——林枫坐骑,乃林枫受封“冠军侯”当日,先帝御赐神品宝驹,日行千里都不足以形容“奔雷”,跟随林枫南征北战数年,林帅靠它,不知多少次纵横敌阵、斩将夺旗。

    若非“奔雷”,换了其他战马,单就林帅手中那一柄青龙战戟,便极难负担。

    林枫轻抚“奔雷”额头,眼神动作就像是对着心爱的女子一般。“老伙计,辛苦你了。不过你放心,很快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说罢,林枫翻身上马,手中战戟一挥喝道:“整军,出战。”

    天空阴云密布、狂风阵阵,不时的更有电闪雷鸣,一场暴雨随时都有可能降临。

    林枫策马立足战场,周围尸横遍野。

    帝国最后的敌人,五十万皇属大军折戟沉沙,“龙魂”又一次成为胜利者。

    此战之后,至少在明面上,帝国再也没有敌人。

    就在这时,大后方出现一队骑兵,正向着战场中央疾驰而来。

    人数不过区区百人,根本就不用劳动中军,最外侧自有军官喊道:“列阵。”

    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一支千人队列阵完毕,最前方架起数十面一人高的塔盾,无数杆两丈多长的拒马枪斜着刺了出来。战阵两侧,更分别有一支百余人的轻骑游弋。

    对付不过百余骑,这种阵仗有些小题大做。单龙魂军规,狮子搏兔亦尽全力,“轻心大意”这种事绝不会发生在龙魂身上。

    来人看到龙魂列阵,立刻放缓了速度,并且避开正面绕了个弧线,从侧面缓缓接近。

    龙魂成军之日,先帝御批龙魂军威“正面冲阵者,斩!”。无论先帝谕旨还是龙魂军威,都不容践踏。此后凡是龙魂列阵之后,敢于正面冲阵的,无论身份地位,一律杀无赦。龙魂军刀之下,两位当朝二品大员,七位将军因此被杀之后,再也没有哪个蠢货敢用项上人头来挑战龙魂军威了。

    当中一名身穿宫服之人,双手托着一物高举过头,大声道:“林帅,陛下圣旨,杂家是来宣旨的。”

    林帅淡淡一笑挥了挥手,龙魂解除了戒备,放了那一队人马过来。

    一行人来到林枫身前十丈便翻身下马,步行走到林枫面前,除了为首太监手中的圣旨之外,还有一名军士身上背了一个方形盒子,不知内中放了什么。

    内侍官先是恭敬的向林枫行了一礼,然后朗声道:“陛下谕旨,林枫接旨。”

    林枫及麾下一众将领立刻跪倒在地,内侍官清了清嗓子展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内侍官声音突然中断,表情惊恐、面色苍白,失声道:“怎么会这样。”说着居然站立不稳,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方才在身边军士的搀扶下没有倒下。

    龙魂将领一脸迷茫,不知发生了何事,唯有林枫淡然一笑,仿佛已经猜中了圣旨的内容。

    内侍官突然跪倒在地,连滚带爬的来到林枫面前,一边磕头一边急切道:“杂家不知,杂家不知啊,杂家本以为是犒赏三军的圣旨,杂家若早知,宁死也不会前来传值的呀。”

    林枫站起身来,将内侍官搀扶起来安慰道:“先帝幼年时,陈公公就侍奉左右,林枫岂敢受公公如此大礼?陈公公也是奉命行事,念吧。”

    陈公公哆哆嗦嗦的擦干眼泪,抬头看了眼林枫,见林枫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才无奈的展开圣旨,带着哭腔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御赐林枫一死,圣恩浩荡赏毒酒一壶,林枫接旨。”

    龙魂军团沸腾了,林枫身后众多将军怒吼连连,若非林帅在场,这些军官别说撕了陈公公,甚至都敢公然造反,杀入皇城干掉那个昏庸的皇帝。

    林枫轻轻抬起右手,那些骄兵悍将顿时住口,整个战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偌大的战场安静的可怕,就连风声和雷鸣似乎都没了声响。

    林枫抬起头看着阴暗的天空,就这么静静的注视着,没有说半个字。

    当年,先帝驾崩之前,曾经给过林枫一封密信,信中只有一句话“这天下是朕的天下,即便要亡也要亡于朕的子孙之手。”

    “先帝啊。”林枫低声感慨,随即注视着那名背着锦盒的军士道:“拿酒来吧。”

    “将军”“林帅”一众官兵按奈不住,却被林枫一个眼神制止了。

    在林枫的注视下,军士“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抖着将锦盒打开,露出里面的一个铜制酒壶。

    林枫呵呵一笑,伸手抓起酒壶,转身对身后的将士吩咐道:“我去后,不得报复,不得有任何异动,这是我最后的命令。”

    “林帅”“将军”众将纷纷跪倒,一群粗狂的汉子,都哭得泪人似的。

    “这是命令。”说罢,林枫将酒壶中的毒酒一饮而尽。至始至终,林枫没有半句怨言,也没有只字片语要说给皇帝听。

    “轰隆”一声雷鸣,倾盆大雨倾泻而下,苍天恸哭。

    帝国“军神”,天下第一名将林枫身死,对外宣称林枫病故,身为帝师兼天下兵马大元帅的林枫出殡当日,皇帝居然在后宫左拥右抱,饮酒作乐,庆贺自己出掉了眼中钉。

    林枫死后,“龙魂”军五大军主及麾下众多将军心灰意冷,纷纷辞官回乡,“龙魂”几乎处于半崩解状态。

    在然后,皇帝不顾众大臣的反对,下令取消了“龙魂”番号。

    为此,甚至有一名两朝元老忠臣撞柱自杀,以身死谏。更有多位朝臣当朝辞官。

    之后不到半年,各地民变纷起,无论是之前被灭诸侯的后人,还是敌国想要复辟的爱国志士,纷纷有了动作。因为他们知道,这帝国再也没有了他们惧怕的对象。

    仅仅三年,这积弱已久方显强盛姿态的帝国终于彻底覆灭了。

    世间轮回莫过如此,历史的篇章就这样又翻过了一页。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