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魔法时代 > 390.安琪博尔德王室的诅咒

390.安琪博尔德王室的诅咒

 热门推荐:
390.安琪博尔德王室的诅咒-我的魔法时代-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走进了一片虚幻的翡翠梦境之中。

    淡淡的迷雾包裹着我,让我看不到远处的景色,我只能一步步地向前走,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我不断地试图拨开眼前的迷雾,想要看清这个真实的世界,我甚至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身在何方,要到哪儿去。

    我发现就连脚下也是一层层的迷雾,我竟然悬浮在不知名的空间里。

    一滴清澈透明的水滴,从我的眼前划过,由下至上飞过,它违背了我的认知。

    随后,我清晰的听见‘啪嗒’一声掉落进水中的声音。

    恍然间,我抬头向上看,在头顶上竟然有一片蔚蓝而广阔的湖。

    哦,不!那不是湖泊,湖泊才没有那么大,那是一片海!

    一片平静地如镜子一般的宁静之海。

    是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层层迷雾遮挡住了我,让我这时候才看到它。

    然而,就在我头顶上的那片海水中,一张模糊的女人脸孔安静的浮在海面上,那张脸完全由水元素组成,她看起来有点像赢黎,又有一些像琪格,或者哪个地方像果果姐。

    恍惚间,那张面孔忽然对我问道:“你从哪来?”

    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扑面而来,占据着我的身体,控制着我的思维,就像是无数蛛丝将我束缚在原地。

    我努力的回忆着自己的过去,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种时光回溯,眼前出现的景物都是在飞快的倒退,繁华的帝都,宁静的埃尔城,荒凉的帕伊高原,碧绿的星湖草原,连绵不绝的新西亚奇斯山脉。

    脑海里的画面,一下子定格在一片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森林前面,四周连绵的雪山,将这片燃烧着的森林包裹在其中,每一棵树都在不停的燃烧,仿佛那些火苗就是它们的叶片,形成了一片火海,周围却是连绵不绝的雪山,四周飘着漫天的雪花。

    就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之间,一位穿着一身破烂兽皮的老兽人在雪地上艰难的行走。

    他住着一根造型怪异的拐杖,像是一根画满了图腾木棍,在木棍顶端镶嵌着一块儿野兽的头骨,他每走一步都显得非常的艰难,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吹在他的脸上,就像是刀片一样。

    老兽人的身后跟着一个背着木弓的兽人少年,他的身体似乎已经被冻僵,蜷缩在皮袄里,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他沿着老兽人踩下的脚印,一步步前行,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跌倒。

    他停了下来,目光注视着前方燃烧森林的边缘,一个婴儿躺在深林边缘的雪地上。

    那里是风雪与火焰交汇的地方,锋利如刀的雪花吹到那里,迅速被燃烧森林的层层热浪所吞噬,那些热浪想要向外延伸,却又被凛冽的寒风吹灭。

    我忽然之间想起来为什么老兽人的脸是那么的熟悉,他是老库鲁,而跟在他身后的兽人孩子,不正是库兹吗?

    而那个躺在地上的婴儿,难道就是我吗?

    如果是我?

    那我为什么还会在这里?

    我激动地大喊起来,可是声音却堵在我的喉咙里,无论如何也发不出来,急得满头大汗。

    “啊!”

    我终于清醒了。

    那片燃烧着熊熊火焰和白雪皑皑的天地也一下子化成了无数碎片,就像是一面被打碎的镜子。

    眼前的景物恢复出原本的面貌,空荡荡的会客厅里面摆放着一张圆桌,圆桌上摆着一颗巨大的水晶球,我和詹姆士亲王站在水晶球的前面,从水晶球光滑的表面折射出我那张如梦惊醒般苍白的脸。

    詹姆士亲王背着手站在一旁,头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脸色平静的望着我。

    “跟我来!”他说着一口字正腔圆的帝国语,说完向门口走去。

    我像是一只任人摆布的木偶,一边跟在他的身后,一边掏出手帕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只是我的脚步没有任何的迟疑,我觉得只要我有任何迟疑,他就会将赢黎从我身边夺走。

    古堡的回廊里安静的有些可怕,走廊上铺着猩红的地毯,墙壁上的魔法灯饰是纯金打造的,上面镶嵌着五彩缤纷的宝石,让总我有种想掏出刀子撬下来一块的冲动。

    除了那位中年管家跟在詹姆士亲王身后之外,还有两位看不出实力的构装骑士,面无表情的跟在詹姆士亲王的身后,后面随行的还有两位侍从。

    好在詹姆士亲王并没有走太远,就在一处楼梯口前面停下来,他转过身来默默地注视着我。

    他盯着我问:“你知道安琪博尔德王室成员,意味着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也随着他停住了脚步。

    “我们享受着祖先留给我们的荣耀与财富,同时每个安琪博尔德人都需要为这个庞大的家族承担一定的责任,说是为了家族也好,为了皇室也好,又或者说是为了格林帝国也罢,这是每个安琪博尔德人的命运。”詹姆士亲王对我说。

    此时,我心里忍不住腹诽:像是威尔士王子那样,统帅一支构装骑士团征战沙场,大概那是那些王子们的责任吧。

    显然这比要嫁给那些拥有爵位继承权或是拥有领土的勋爵们的公主们处境好多了,至少不必为睡在枕边的人究竟是头猪还是只骡子而烦恼。

    说到底,这是个强者为尊的年代。

    他迈步走下楼梯,中年管家走到前面,拿出一大串钥匙,在上面找了许久之后,才摸索到其中一把,伸进锁孔中一拧,古香古色的大木门‘咔吧’一声被打开了,那两位跟在后面的侍从连忙快步走上来,将沉重的木门推开。

    他带着我走进去,我感觉里面变凉爽了很多,他边走边对我说:“但是赢黎不同,她对于安琪博尔德家族付出已经足够多了,我希望她今后的每一天都能过上快乐的日子。”

    这句我倒是同意,想到詹姆士亲王和赢黎毕竟是血浓于水。

    我们走过一段缓坡后,在转角处又遇到了一扇门。

    他停在门前,眼中的目光变得有些柔和,他对我说:“她是我最宝贵的女儿,我爱她,就像乐蝶爱乐蝶那样。”

    中年管家一声不响地再次打开这道大门,詹姆士亲王带我我继续往里面走,看着他的背影,我的脚步免不了有些迟疑。

    我怀疑这里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然就不会设置了这么多道大门,这里墙壁的色调也变得更浓重了一些,让我心生紧张。

    我甚至有种些担心的想:詹姆士亲王会不会是想要让我知道一个不能泄露出去的秘密,这样他就会有了一个杀死我的理由。

    仅仅是想了想,就让我后背有点发凉,我连忙摇了摇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驱散。

    他接着说:“当然,她有选择幸福的权利,可她这么的年轻,我和曼达担心她现在的选择,在将来某一天会后悔。”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可是她是个性格倔强的女孩儿,脾气有点向我,内心又有些骄傲,这又有点像她妈妈。”

    我们走到第三道大门前面,这扇大门是用上好的核桃木制成,门板上的浮雕是两只背上长着翅膀的天使,一位天使双手抱着长剑,一副随时可以迎战的样子,另一位天使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摆出祈祷的姿态。

    中年关键将门锁打开,那两位侍从却没有跟上来推门。

    那两位紧跟在詹姆士亲王身后的构装骑士,这时候也分离在大门两侧,看样子他们也不打算走进去。

    詹姆士亲王认真地看着我说:“我无意伤害你,也不想赢黎以后记恨我,我曾答应她,以后的路,随她的心意去选择。”

    他单手推开那扇木门,迈步走进去。

    他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们的事,我不会出面干预,也不会阻挠,但是我需要你早知道,如果你取了一位安琪博尔德的公主,需要面对的压力与责任,也要你明白生命有时候其实还是蛮脆弱的。”

    我有些犹豫,但是却咬了咬牙,紧跟着走了进去。

    就在我向里面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詹姆士亲王又说了一句:“如果你现在想要退出,还来得及,你只需向我承诺,以后不再靠近她,不再找她,也不再让她看到,我可以当你完全没来过这儿。”

    听他这么说,我犹豫了一下,呼吸已经有些难以保持平静,我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内心有些挣扎。

    就在我心里有些彷徨的时候,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金色的时光逆流和那片广阔的田野,一顶白色的帐篷前面,赢黎蹲在草地上,静静地注视着脚前一簇蓝色的小花,我知道那簇花有着美丽的名字。

    ‘勿忘我’

    我迈步走了进去。

    直至此刻,詹姆士亲王平静如水的眼中才出现了一丝的波动,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他对我说:“你还是蛮有勇气的,可如果只是有勇气还不够。”

    他继续往里面走,看起来这条走廊很长,走进了这道大门之后,我发现两侧的墙壁的颜色已经变成了暗紫色,墙壁上华丽的装潢浮雕,也变成了一些黑暗风格的壁画,有骑着梦魇的恶灵骑士、拿着死神镰刀的幽魂,手握着白骨法杖的尸巫,整个走廊的圆拱形穹顶就像是被死亡天幕所笼罩着。

    “这个世界并不是你眼中所见的那样,安定,祥和,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坐在温暖的房子里品尝着美味的食物,我们注定了要与这些死灵们战斗,要与渊狱的黑暗势力战斗,要与来至地狱的魔族战斗。”詹姆士亲王继续说道。

    我很想对他说:我们北境人还要面对凶残的野蛮人呢。

    这时候,又听他絮絮叨叨地说:“安琪博尔德是格林的统治者,也是这片土地的守护者,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掌管着无数的强大军队,但是也要面对无数的敌人。”

    走廊的尽头又是一扇门。

    这时候,詹姆士亲王从脖颈上解下可一串儿金钥匙,将这扇大门打开。

    这一次,詹姆士并没有在门口停留,直接迈步走了进去。

    我也紧随他身后走了进去。

    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一间巨大的陈列室,屋子里摆着一排展柜,上面摆放着各式魔纹构装的铠甲和魔法武器,这些物品上落满了灰尘,一些年代久远的魔纹构装铠甲,表面已经都失去了光泽和魔法的波动。

    在墙上,则是挂着一排人物肖像的油画,我第一眼看到那些油画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等我向后看了几幅之后,就觉得这些油画上的人,看起来都很年轻。

    我原本以为他们是安琪博尔德家族成员,但是却发现他们长得并不像。

    “没错,他们都是娶了安琪博尔德王室公主的人,也都是因此而丧命,有的是是在战场上,有的死于某次暗杀中,还有些死于亡灵法术的咒杀,更有一些则是死于不知名的原因……很多人都难逃这个命运,或者可以说是一种诅咒。”詹姆士亲王冷漠地对我说道。

    “每个人都会死的,有的是死于疾病,有死于意外事故,有的则是死于战争,在我们北境,没有服过兵役的男子算不得成年,我不畏惧死亡!”我抬起头对詹姆士亲王说道。

    “也许某一天,你也会成为这面墙上的一幅画,而你的名字将不会出现在皇室名册中。”詹姆士亲王对我说道。

    “听说你要把乐蝶嫁给威廉,难道威廉就不怕吗?”我对詹姆士亲王反问道。

    “站在威廉的身后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墨氏家族会安排骑士守护他。”詹姆士亲王说道。

    我还以为詹姆士亲王会对我进行一些威逼利诱,或者是威胁恐吓之类的。

    却没想到只是让我看了一些挂在墙上的油画,然后对我说:啊,那些人就是因为娶了公主才死掉的……你怕不怕?

    我当然不怕,这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说真的,娶了安琪博尔德王室公主的人还真是很多,整个陈列室的墙壁上,几乎都挂满了油画,而我也忽然在想着,自己有没有可能真会成为其中之一。

    ……

    詹姆士亲王没有准备在古堡里请我吃午餐的想法。当然,我也没有见到那位精灵族女人曼达夫人。

    在确定说服不了我之后,詹姆士亲王就将我带出那间陈列室,并让中年管家将我送出了亲王府邸。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问及有关于赢黎的消息。

    卡特琳娜站在庄园焦急地等着我,见到我从里面走出来,连忙迎了上来,看我身体完好无损,这才放下心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