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冰糕|回唐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手机TXT小说网 > 回唐 > 第723章 冰糕

第723章 冰糕

 热门推荐:
第723章 冰糕-回唐-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方炎苦笑,然后把剩下的硝石倒好,嘱咐下人看着,想了想这会方小喜应该也醒了,慢悠悠的用剩下的碎冰弄好,多调了蜂蜜少放了蔗糖,小孩子糖吃多了对牙不好,端着碎冰小碗进了前院给王淼涵和方小喜尝尝。

    王淼涵吃了也是眼前一亮,埋怨方炎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害的她这几天热的心烦气躁饭都不想吃了,方炎笑了笑,给方小喜喂了一点,方小喜也是被带着蜂蜜香气的碎冰震住了,奶声奶气的连声喊爸爸,指了指自己的小嘴,王淼涵笑的眼睛变成了一道月牙湾,怕是吃坏肚子,不敢让方小喜多吃,但是王淼涵最近好像也开窍了,欣喜的说道:“相公,你看家里有那么多铺子,有卖铁炉的,香水的,纸张的,茶叶,水果,药材,甚至还有票号,香水铺子称心再管,其他也都有掌柜的,我也想有个自己,你教我制冰,我就要开这种吃食的铺子!”王淼涵拉着方炎的手撒娇道。

    “教你教你。”方炎刮了刮王淼涵的鼻头,也是时候给王淼涵找个差事做做了,省的王淼涵闲着,家里来了女人老是胡思乱想受罪的还是方炎呐!而且这个东西出来制冰这一个环节意外,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无非就是调味,可以用蜂蜜,蔗糖,要丰富口感,还可以用牛奶,水果等调味,这就是大唐的第一份哈根达斯冰激凌啊!

    虽然现在因为天气炎热,长安世面上供不应求,那些豪门大户也不会卖,小家小户又没有储冰的条件,所以冰的价格一直上涨。不过方炎打定主意不打算卖的价格调高,他想所有人的都能尝到这份甜蜜的感觉,只是简简单单加蜂蜜和蔗糖调味的碎冰,只卖两钱就好了,要是加其他牛奶水果之类的物品就另外加钱就是了,这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也都能接受的价格。

    方炎把主意说给王淼涵,王淼涵眼睛亮亮的,在方炎脸上胡乱亲了好几口,把方小喜丢给方炎带自己就美滋滋的扭着小腰出去安排这件事去了。

    到了第二天,王淼涵搭了一个凉棚,凉棚上面挂了一个简单的牌子:“冰糕”。就在高阳票号门前,带着梅兰竹菊都系着干净的围裙在这里卖冰糕。

    这可是新奇玩意,过路的人都停下来瞧瞧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在瞧瞧小摊上那一块块脸盆大的冰山,就感觉到嗓子已经冒烟了,见一个小厮抱着一个大碗正把一勺勺不知道放了什么的香甜作料的碎冰放进口中露出享受的表情的时候,不由的咽了咽唾沫。

    在这天气里,吃上这么一口称心的东西可不便宜吧?试探性的问一下漂亮的老板娘:“这一碗得多少钱?”

    漂亮的老板娘嘻嘻一笑,指了指身边的牌子:“自己看。”牌子上写着“蜂蜜蔗糖冰糕,两文钱一碗。”

    我去,两文钱便宜啊!买一碗酸不拉几的醪糟也得一文钱,当下路过的商贩也变得豪气十足,拍了拍胸脯,对身后十个人说道:“来歇歇脚,吃碗冰糕再干活!我请客,谁跟我抢我跟谁急!”

    店里漂亮的丫鬟笑眯眯的喊上一声:“十碗蜂蜜蔗糖冰糕!”然后转眼的功夫用木托盘就端上来了,寒意阵阵,再加上蜂蜜和蔗糖粒的香气,往嘴里塞上这么一口,分量足,味道美,是这人间六月天最好的享受了。

    客人越来越多,虎头那边转么放了四个小厮,二十来个铜盆来回治病勉强能够跟上,侯爷说等真的人多的忙不过来的时候,就可以在高阳票号后面做一个大的水池用来治冰,不过现在看来建造一个水槽的是非常有必要的了。

    方炎带着方小喜坐在店里,看着小铺子里忙,方炎要帮忙,却被王淼涵按在凳子上,王淼涵拿着一盒盒的铜钱让方炎点账,说好不容易有了她用武之地,根本不用相公插手,让方炎乖乖数钱就好了,方炎笑了笑这钱虽然没多少,但是王淼涵的干劲可不小,也就由着她去了。

    见方候爷坐在这里,知道是方候爷新开张的铺子,三品诰命夫人亲手做的冰糕,谁不想尝一口?而且除了蜂蜜蔗糖,听说明日还有其他加了水果牛奶味道的,味道肯定更好,价格是贵了一点,但是值啊!

    一时间冰糕铺面人头躜动,凳子不够了也不妨碍这些商贩和路人想要一品美食的心,关中人嘛,端个浇满黄橙橙蜂蜜和蔗糖的冰糕蹲在屋檐下的阴凉处,也不用勺子,直接对嘴吃,小风一吹心里更舒坦,所以没座位能阻挡他们来吃一碗冰糕?不存在的。

    崔家大掌柜崔耕在对面五氏钱库里看到方炎正抱着儿子,乐呵呵的坐在小凳子前面教儿子数钱,哼了一声:“奇技淫巧罢了,一碗不过才两个铜板,也值得一家人出动?不过他这么多冰是从哪里来的?”

    崔家作为超级豪门对于这种小生意自然看不在眼中,纯属好奇罢了,他早上就派人到高阳票号假装存钱打听过了,这几天高阳票号的伙计都在店铺里打哈欠,稍微勤快一点拿着苍蝇拍正在打苍蝇,高阳票号的破败就在眼前,方炎好像完全放弃了。

    一个侯爷,想要和七宗五姓作对,到底是没这个心力,以崔耕为首的五氏现在高枕无忧就等着方炎认输,没看方候爷已经落魄到如此境地,蹲在小铺子里卖起两文钱一碗的冰糕了吗?

    反观五氏钱库的生意越来越火热,虎头坐不住了,哭丧着脸蹲在方炎身边小声说:“侯爷,票号的生意黄了,你的大动作什么时候开始?”方炎一直说有大动作,但是一直没看到影子啊?眼瞅着五氏钱库生意越来越大,虎头忍不住了。

    方炎边数铜钱边笑道:“着什么急,咱们那些在五氏钱库里存的钱引不是还没有到期吗?到时候再说。”

    那可是上白斤的金子,和近百万的铜币啊?虽说现在方家的冰糕生意如火如荼十分紧俏,但是和票号相比,这就是九牛一毛了,难不成自家侯爷真的打算放弃了吗?虎头转眼又想,自家后也是什么人物?能在这酷暑天把水变成冰的人物,就算是票号之争输了,照样饿不死。

    想到这里虎头脸上又有了笑容,招呼客人凑个座位,到后面监督小厮制冰去了。

    方炎看到对面的五氏钱库里的崔耕,算算日子,之前在五氏钱库里存的那些钱再有两天就要到期了吧?是时候发难了。

    方炎第二天一早,没有再制冰,把方小喜放在老爹方吉那里,自己换了朝服,去见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尚书右仆射,左武侯大将军,赵国公长孙无忌,票号的事情想要在这一局里就能分个高下扭转乾坤,除了方炎存在五氏钱库里的那些钱引意外,还又有另外一件事,得想办法请长孙无忌点头才行。

    进了仆射府,方炎换上一副哭丧着的脸,朝着坐在楼台里正在扇风纳凉的长孙无忌拜了一拜,高声呼喊:“国公救我啊!”

    旁边家里的小厮见到方候爷来,就要端茶倒水看座,长孙无忌抬了抬手说不用,一边扇扇子,一边眯着眼睛笑道:“方候爷这么有空?来我这里拜会?”

    方炎装作哭哭啼啼的模样:“国公爷说笑了,我现在已经火烧眉毛了,哪有时间得以空暇前来拜会,这次来也是为了请国公爷救命的!”

    长孙无忌坐起来板起脸:“听闻昨日方候爷还不紧不慢的在长安城里开了一家名叫冰糕的铺面,生意红火,有人看到你教儿子数铜钱数的眉开眼笑,何来救命之说?”

    方炎老脸一红,长孙无忌不好骗,最起码没有憨头憨脑程咬金和忠厚长者房玄龄好骗,但这件事要办还非他不可,方炎见被揭穿了,讪讪一笑:“国公明察秋毫,特意带了两份冰糕前来让您尝鲜。”

    方炎拍了拍手,身后的虎头才敢进门来,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方炎亲手端到长孙无忌的面前的桌上,打开食盒,在夏日里一股寒意就扑面而来,长孙无忌定睛一看,只见像是一股白雾缥缈而出,里面放了两只小碗,一碗里上面放着红色豆沙,浇着黄橙橙的厚厚的一层蜂蜜油和细碎的蔗糖颗粒,另外一碗似乎不太一样,上面五彩缤纷堆放着各式水果果粒,下面白色牛乳打底,小指母大小的碎冰在里面稀释,看着就让人觉得有食欲。

    看到为了怕化了,食盒下面还放着一块大冰疙瘩用来降温,长孙无忌笑道:“有心了。这就是昨日名动京城两文钱一碗的冰糕?倒是有点新奇的意思。”

    方炎拿出木勺恭敬的递到长孙无忌大佬的手上,这是大佬啊,当然服务得周到些,方炎笑道:“左边这边简单些的,就是两文钱一碗的,右边这碗是我连夜想出来的新式样,这世间尝鲜的您这是第一碗。”

    听这是世间第一碗,长孙无忌哈哈一笑,颇有些得意的模样,方炎心说这总算是拍到马屁上了,没拍到马腿上,心里稍松,长孙无忌没着急吃,而是看了看方炎笑道:“你别拿那套一哭二闹三请辞的办法对付老夫,这法子在陛下那里兴许管用,但在我这里,可不管用。有事就直接说事,别闹这么一出看着闹心。”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