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快穿之一叶偏舟 > 第502章来自怨妇的复仇14

第502章来自怨妇的复仇14

 热门推荐:
第502章来自怨妇的复仇14-快穿之一叶偏舟-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萧潇飘到江芸萱的房间,鬼谷子还想跟进来,萧潇转身叫住他:“你自己去找个地儿呆着,不要乱闯女子的闺房。”

    鬼谷子耸耸肩自己飘走了。

    萧潇去找江芸萱,她正好起床,也许是因为双方更有协议的原因,江芸萱能看得到以鬼魂形式存在的萧潇。

    “菩萨,你来了。”江芸萱欠身行礼,态度不卑不亢,和平时有很大的差距,不是说平时她就不尊敬萧潇了,而是感觉这个人夜之间就好像脱胎换骨一样。

    我不在的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萧潇心想。

    “你……有些不一样。”萧潇试探道。

    “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而已。”江芸萱跪在地上,重重地对着萧潇一磕头。

    萧潇后退一步,莫名其妙的说道:“为何行此大礼?”

    “菩萨,信女想了一夜,夫君他还不能死,还请菩萨救他一命。”江云萱深吸一口气说道。

    “救他,你就不怕他将来反咬你一口吗?农夫与蛇的故事想必你也清楚,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萧潇反问。

    “世道艰难,仅凭我一人难以支撑起这硕大的家业,终究还是要靠夫君来撑家的。”江云萱把自己思考了一晚上的结果说出来:“菩萨不必将夫君完全治好,只让他能有下地之力就行了。”

    意思是让他从半死不活的状态变成病殃殃的废材吗?萧潇思忖着这样也不错,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个好身体拿什么去拼呢?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邵延泉肯定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去算计自己的老婆孩子了。

    江云萱则是想得更多,在她看来既然夫君不择手段的都想往上爬,必定是十分执着做高官的。如今他的身体垮了,圣上必然不会在重用他,仕途受阻,从今以后不再有机会升迁,那让他比死了更痛苦,尤其是当昔日的同事步步高升,而他还在原地踏步,甚至会从上面的位置掉下来,到时候只能仰仗她过活时,江云萱的心里就一阵畅快。

    杀人,应当诛心。

    “随你吧,这些东西你拿去用好了,照着上面的方子好好调养,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够站起来了。”萧潇让小路整理了一下仓库,把一大堆的珍惜补品拿出来,还有疗程也拿出来一股脑地塞给江云萱。

    “这些日子我有事要去办,也许会离京,你好好照顾自己就是了。”萧潇说完自己找了个地休息,谁让她现在是一只鬼呢,哪里有鬼青天白日出门的,就算萧潇不怕太阳晒,那种感觉也不好受啊。

    而被萧潇弄晕的德妃,此时也在悠悠转醒,她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惊又怕,呼唤起下人来:“来人快来人”

    “娘娘您怎么了?”宫女赶紧进来伺候。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德妃着急上火的拉着自己最信任的大宫女,她可不会相信自己会无缘无故的晕倒,好像一阵阴风过来,她就睡着了,还有朝晖,对了还有朝晖。

    “那个人呢?那个人走了没有?”

    她的大宫女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娘娘,昨夜未见那人离开,我等武功太浅薄,走了也发现不了,娘娘难道也不清楚那人的去向吗?”

    “没事了,你下去吧。”德妃静下心来,恢复了自己往日端庄的仪态。

    此时皇帝身边最得力的执笔太监登门了,冷静下来的德妃稍稍一想,就知道对方为什么而来,脸色很阴沉得能够滴出水来,吩咐手下的人洗漱。

    “冰燕,替我更衣。”

    “苏公公自然是有要事要说吗?”德妃带着一两分的惆怅和柔弱向往日她绝对不会放低身段讨好的人低声下气。

    “德妃娘娘,奴才此来是有个号要定稿,希望娘娘不要太过哀伤。”苏安面相不显,眼底却带着一两分的幸灾乐祸:“六皇子昨个晚上想不开自尽了。”

    “什么!”德妃一时不稳就要摔倒在地上,宫女赶紧的扶住她。

    欣赏够了德妃的伤心欲绝,苏公公扔下一句节哀顺变和皇帝发下来的慰问品,脚底生风的走了。

    “冰燕,扶我起来。”皇帝的太监一走,德妃立马擦干眼泪,面无表情的吩咐道:“我有事情教与你办,你仔细听好。”

    德妃有种豁出去的架势,反正她已经一无所有了,不如拼一把,把能拖下水的人都拖下水。

    她都大宫女带着一封信和一些寻常的东西出宫了,出宫门前被侍卫拦住把所有的东西都搜出来检查了一番,信件拆开以后发现这是一封平平无奇的家书,侍卫又还回去了。

    信上写的无非就是她要出宫为她要为孩儿送葬,让家中的老父亲打点一下,没有什么可疑的。

    德妃现在虽然失势了,但依旧还是皇帝的妃子,检查东西可以,但是想要扣下却是不可能的了。

    事实上,德妃让自己的大宫女给那个想要与他撇清关系的老父亲带去了很多威胁的话,声称自己掌握了许多的把柄,若是不能助她脱离困境,她就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捅出去,来一个鱼死网破。

    他爹气得直喊逆女,却在下午就进宫面圣,涕泪纵横的三星的一大堆自身的错误,比如教女无方,没有早日发现六皇子的野心,未尽忠臣之职劝诫,一直说的皇帝不耐烦了才表明自己的来意。

    其核心内容就是他的孙儿死了,以防自家女儿伤心过度,请求皇上免了她的禁足,也好让她给六皇子送葬。

    “行了行了,朕已经免了德妃的禁足了,一应分例皆按从前,朕会吩咐皇后照看德妃的。”默许太子赐死六皇子,老皇帝心里边还是有点难过和心虚的,如今老丈人给了一个台阶下,他自然是要接着的,德妃那边也算是补偿了。

    当天德妃就出了宫,在自家儿子的棺木前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苦命的孩儿啊!你怎么这么早就去了?你留下娘一个,让娘如何是好啊!”德妃哭得情深意切,让前来一看的皇帝也十分动容。

    看着那阴深深的棺木,越发的难过了。

    有那么一个出色的儿子做父亲的怎么可能会有不高兴的,只是他有很多儿子,而天底下的皇位只有一个。

    怪就怪他生在了帝王家吧。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