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女主播的秘密花园 > 第599章 未尽之事(终章)

第599章 未尽之事(终章)

 热门推荐:
第599章 未尽之事(终章)-女主播的秘密花园-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孩提的日子总是过得极慢,没完没了地,只是盼着长大;可人要过了一个节点,就会觉得时光飞快,快到措不及妨地就过完了。

    岑宇桐带着夏依桐,过渡性地上了一回“育儿真人秀”之后,便正式地复出,此后以两三年换一个节目的频率,始终活跃在主播舞台上。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她做过很多很多种的尝试。所有市面上的新类型节目,她都上过;而她心里的新闻主播梦想,终于在四十岁那年稳定下来。

    年轻时就去做年轻的事,而岁月的积淀把她打磨成最温润的模样。

    多年前“死”过一次的《时事》,重新开张。

    依然是夏沐声亲自做制作人,这一次,他们一起把视野放到了全球范围,做深度也做广度;她甚至亲身历险,去跑了半年的战地记者。

    《时事》成为一个传奇。

    梦想总是会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在主播事业的主线之外,岑宇桐每隔几年就会推出一季《同行》。

    她介绍最好的行程,把自己旅行心得分享给大众;与她同行的每次都不尽相同,但都是她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人。

    她与乔丽雅合作了一个公众阅读号,她的文加上乔丽雅的图,她以私人写作的方式,聚集起所有还乐意对人生有思考的人们。

    五十岁那年,岑宇桐成为一个独立人物纪录访谈节目的制作人。她用自己的人生体验,去体会他人的人生。

    她的人生?

    她的人生始终与夏沐声紧紧相连。

    除了有一年,她实在受不了夏沐声的管束,离家出走三个月。

    不是不爱,爱得太多太重,有时也会觉得累。

    短暂的分离令他们更珍惜彼此。

    夏沐声反思了自己同岑宇桐的相处方式。那会儿岑宇桐刚刚成为一个真正的主播类巨星,在为她自豪的同时,他的确有一点点儿慌。

    两个相爱的人,也不总是一成不变的。都要为彼此的变化,而不断调整自己,这之中,会有迷茫会有挣扎,可这才是真实的人生,“王子和灰姑娘幸福生活在一起”,永远都不是故事的终点。

    想明白了的夏沐声,就像当年为了把那女人娶进家门那样,费尽心思地想办法。

    谁知这一次,那些花里胡哨的小把戏根本没有派上用场,因为岑宇桐自己回来了。

    不但是自己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圆滚滚的……肚子。

    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在几个月后出生,是个男孩。他们给他取名叫“徐慕桐”,算是回归了徐氏的本姓。

    徐杨丽泰在徐慕桐出生没多久后含笑辞世。

    一辈子就是一辈子,长辈与后辈都有各自的人生,谁也无法强求谁,谁也没法盯着谁一生。

    始终在公众视线中长大的夏依桐,从十三岁开始就不让父母省心,叛逆的她玩儿起离经叛道来,爹妈都不是对手。

    因着有世叔李凤轩的熏陶,她从小就显露出的音乐天赋得以发扬光大;十四岁时便写出让大人都叹为观止的单曲,并在第二年出了ep。

    十六岁,同京都混摇滚圈的腕儿同居,成为上至40的熟女、下至9岁小女孩的超级偶像,女人们将她当成“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另一个心里渴望成为、但是做不到的自己。

    十八岁她举办了“庆祝分手”个人巡回演唱会,成人礼般的36场音乐巡游,让她红遍江南东北。

    二十岁,和一个时尚界的名媛跑到国外宣布结婚,然后在一年后宣布单身。如此的“神转折”跌掉了很多人的眼镜。

    …………

    总之,以三十五岁之前的夏依桐为原型,能写上几百本的了。

    而在几乎所有人觉得会一辈子折腾下去的夏依桐,却在第三个本命年来临之前的那年,突然闪婚了一位男子,自此绝迹于公众视线。

    她的人生就像是一道闪电劈开的两半天空,分得干净利落。

    对于这样一个女儿,夏沐声和岑宇桐的态度是很宽容的不干涉,只要不伤害自己的身体,只要女儿认为所做的是对的、是值得的,那么就让她去做。

    人生本来不只有一种活法,谁说按部就班就是幸福?

    相较于夏依桐,徐慕桐简直就是个天生的优质接班人。

    他打小就是好孩子、乖孩子,从来不用父母担心;长大后顺利成为商业精英,从自家姑姑徐若茵手里接下“天启”集团,一晃而为最年轻的超级集团总裁。

    他的人生看上去一派坦途,除了c持“天启”外,没有其他的烦恼。

    但也唯有身为父母的夏沐声和岑宇桐知道,外人眼中徐慕桐含金钥而生的“总裁人生”,内里包含了他多少的努力和艰辛。

    人生本来不只有一种活法,花团锦簇也未必如你所想的轻松。

    徐若茵当初以怀孕“*”自家哥哥同意她和言楚轩的事当然是假的。

    她和小言公子都是事业心极重的人,两人的婚事拖到八年后才算“抗战成功”,要孩子更是又拖了三四年。

    各自忙的年月里,自然也闹过几次分手;也因两大集团的利益分配不均而差点谈崩。

    兜兜转转,回首处始终都是那个人,那便,一生都会是那个人吧。

    结婚之后,徐若茵依然担着“天启”的重担,这种情况一直到徐慕桐长大才结束。

    不过不甘寂寞的徐若茵可没就此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言氏”的事她不想过多c手,于是转头便创立了一个独立娱乐品牌,专门扶持小众电影和独立音乐人,一样做得风生水起。

    并非所有的人都能和最初的那个在一起,而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以婚姻作为人生的归宿。

    乔丽雅就没能和郑柯走到头,两人和平分手,各走各路。

    夏依桐去国外跟同性宣布结婚的那年,尤其美和叶渺渺也去了。虽然她们没公开,这并不妨碍她们一辈子腻在一起。

    李凤轩则终身未婚。

    以他在娱乐圈的咖位,没人觉得他不结婚有什么不对;只是难免有人怀疑他的取向,或是怀疑他隐婚,各种猜测每过一段时间就会从角落里冒出来。

    可李凤轩不在乎,他一直低调地过着,每隔几年拿出一份“作业”,每次的成绩单都非常好。

    他真的成为他希望的那种、自由活着的人,只做自己想做的音乐,只拍自己想拍的电影电视剧——他不炒话题,只用作品说话。

    这样很好,他在不远的地方望着那个女人,他与她同喜悲。他关心她,也能感受到她给予的关心。

    “12点”在夏依桐满月之后关张了。

    从来不凑热闹的沈一白竟然应约去喝了夏依桐的满月酒。他盯着夏依桐那张粉粉的小脸,深深地叹息着,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不是她……这回,不是她了。”他喃喃地说。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李凤轩很是疑惑,沈一白说“不是她”,他说的“她”是谁?

    那天李凤轩同沈一白喝了一晚上的酒。李凤轩几番醉透了又醒过来,可沈一白却始终眼神清亮。

    “我说,你怎么就不会醉呢?”李凤轩说。

    “是啊,我怎么就不会醉呢?”沈一白叹。

    醉透了又醒过来的李凤轩恍惚记得那晚上沈一白喃喃地对他说过一些话,可是说了些什么,他差不多都不记得了。

    大概……说了一个女人?大概吧。大概是个叫“皓皓”的女人,一个叫沈一白悔之不已的过往。

    可是他又恍惚想起,他看到沈一白轻轻一跳就跳到别人家二楼的别墅上去了——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他看花了眼,一定是他在做梦!

    所以说,什么“皓皓”,什么穿越,什么转世,什么九转灵珠……这些他恍惚听见的只言片语,一定都是他在做梦了。

    醉透了又醒过来的李凤轩第二天中午真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沈一白位于“12点”楼上的居室里。

    沈一白不见了。

    不只是沈一白这个人不见了,李凤轩下到店里,发现店的招牌都被摘了下来,吧台的桌子上,有凹下去的一行字:“我自归去,后会无期”。

    李凤轩用手指去摸那行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原来,那行字是用手指写在木桌上的!

    他知道这种事说出去会吓坏别人,便始终放在心里。

    只是沈一白啊,你为什么狠心至此,离开得这般绝然?难道,难道像我像岑宇桐这样的朋友,还不能让你留下吗?!

    而当岑宇桐得知“12点”关张的消息,又在一个月之后了。她似乎对此早有预感,所以并不如何伤心:“大白他,应该是不属于尘世的人吧,但愿他能找回心里的那个人、那个缺。”

    她的一世,也不过是沈一白的一次浮光掠影罢了。

    七十六岁那年,岑宇桐被中华金话筒大赏授予“终身成就奖”,离她第一次拿到中华金话筒大赏的奖——“年度新人奖”,正好过去了整整五十年。

    五十年过去了,大多数与她同龄的同行们,都已经退休很久,只有她,还偶尔出镜自己制作的人物访谈节目。

    不为别的,只因热爱。

    为她颁奖的人,是她当年的宿敌苏唯娜。

    终其一生都在和岑宇桐较劲的苏唯娜,也创出了一片属于她自己的天地,她在主播行业的成就不比岑宇桐差多少。

    当两个银发优雅的老太太站在同一舞台上,所有的人都为她们起身鼓掌。

    岑宇桐在致谢辞里感谢了热爱她的粉丝们,感谢了组委会,感谢了夏沐声,感谢了给予她美好和磨难的生活,甚至是感谢了同样也激励她不敢落后的对手苏唯娜。

    最最的最后,她感谢了一个人——

    “我还要感谢一个人,年轻的一代不会有人知道他,如我这般年纪的人,也未必会记得他了。但是,他却是我永远要感谢的人。

    “是他让我走上了主播台,是他教会我如何成为一个优秀主播;他甚至教会我如何去爱别人,如何去爱我的事业,如何去爱这世间每一时每一刻。

    “请让我说出他的名字——于震。

    “谢谢你,于震,在你离开我们的五十年之后,在天国的你,请相信,这个世界上,始终有人还记得你!”

    会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岑宇桐在泪眼模糊中,看到夏沐声向她张开双臂。

    她知道,他一样没有忘记过于震。

    即使是心里的伤口,他们也都小心地,只抚慰、不触碰。

    她想,这真是……太好了。

    这一辈子有他,真是太好了!

    —————————————

    ____________________青二十七文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于__________________

    —————————————(未完待续。)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