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权欲诱惑 > 第 69 部分

第 69 部分

 热门推荐:
第 69 部分-权欲诱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34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344zw.com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了,根本就不会有危险。

    见身边的路虞风神色有些紧张,张涵云碰碰他,轻声说:“没事的,所有的证据都不是我们提供的。他们就是要找,也只有去找周元。就是找上我们,也没证据告我们的。”

    说到这里,张涵云嘲讽地说:“当然了,说不定他们会告我们婚外恋的。”

    难怪张涵云如此自信。第一,她是外籍华人,本身就有着特殊的身份,华夏法律对她,需要用特例处理,就是用对待外国人的方式来对待她;第二,她是张大年女儿的事情,那是死无对证,没有任何证明可以证实她是张大年的女儿;第三,与华夏纪委和郝群星联系的,都是路虞风做的。何况,郝群星也不会帮着龙大海来对付路虞风的。因此,她出国也是出得肆无忌惮。

    张涵云却是忘记了,就是在外国,也有冤案,也有错案发生。世上没有净土,当权力机关想对付谁的话,有的是理由能让你死得不明不白的。

    当两人抱着孩子来到登机处的时候,安检人员看了看两人的护照,示意一下身边的民警,便礼貌地向两人伸手:“对不起,先生,你们俩的护照有些问题,请跟我们来一下。”

    路虞风脸上的汗水当时就出来了,而张涵云则嘲讽地笑道:“这次的办事效率倒是非常高,要是哪里都这样的话,估计我也不用回国了。”

    路虞风摇摇头,心说:“涵云你回来时间不长,还不懂得华夏官场的规矩。咱俩进去了,想出来可就不容易了。”

    这一夜,对龙大海来说,是最漫长的一夜。

    一夜未眠的他,在早晨想合眼歇息一会儿的时候,又受到了无数电话的S扰。

    他父亲的,母亲的,翠莲的,李秋雨的,何珊的……。本来心情就很郁闷的龙大海,心情更加恶劣了。

    为了不至于将自己的失态暴露在世人面前,龙大海选择了休息,跑到钱玟那里看着儿子,寻求一些心理上的安慰。

    对钱玟,龙大海没必要隐瞒龙大地的事情。知道事情的原因后,钱玟在震惊的同时,也使出了浑身解数来安慰这个向来不知道沮丧为何物的男人,希望他能振作一点。

    电话响起来,是张勇的电话:“部队里面传出了消息,是我的好朋友帮忙,把电话给了龙大地。因为对方监视非常严格,他只给我说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张涵云是张大年的女儿,她生的孩子是路虞风的,然后电话就断了,好像是被人发现了。

    “张大年的女儿!”龙大海非常吃惊,“他有女儿吗?”

    张勇苦笑着说:“记录上是没有的。估计是私生女,根本就没有记录,查不出来。这个张涵云持有的是外籍护照,就算要处理她,也要和对方国家打招呼。”

    “姐夫”,龙大海有气无力地说,“尽量想办法撬开他们的嘴巴,把我哥身上的污点清除掉。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我尽力就是了”,张勇的回答不那么肯定,“大海,你要心中有数,那个女人设计了这样恶毒的圈套,不会那么让你哥摆脱的。何况,买毒品的钱可是从你哥的帐户里走的。这些东西,说是说不明白的。”

    章节叫无言,俺也有些无言了。本来想乘着权欲的东风,把恶人成长日记的成绩给提起来。可惜,权欲七千的收藏,恶人日记却只有八百的收藏。兄弟们,加油支持隐士吧。L奔的信誉最有保证,看恶人日记真正剖析小人物的人性。

    明天大结局,隐士会即时写一个结束语,感慨一番,聊以Z慰。

    第五十章人性真实表现—无言 伍

    龙大海冷笑着说:“有时候不由得他们不说,我们是不能*供,可那个孩子就是他们报复我哥的罪证。我哥既然说那孩子不是他的,那就肯定不是。这也可以成为证明他们要陷害我哥的证据之一。”

    张勇和龙大海说了几句,就放下了电话,心中非常郁闷。

    据省城传来的消息说:“那个女人非常精明,说话滴水不漏,只说自己和路虞风搞婚外恋,生下了孩子,害怕被龙大地发现了报复他们,才想着逃走的。至于龙大地的事情,只是巧合,与他们毫无关系。再问别的,根本就不理会,要求见到律师和大使馆人员,才肯开口。

    这样的女人,比死间还难以摆平,想让她替龙大地解除冤情,她就是死也不会做的。

    李向天打来电话,把事情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然后提醒龙大海:“这次你摆脱了危机,可你大哥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听天由命吧。要相信法律的公正。只要事情不是他做的,他自然就会没事的。”

    龙大海心中滴血,唯有诺诺答是。他知道,老丈人这是在暗示他,只有不C手你哥的事情,对方才会放弃对你的攻击。

    出现了这样的结果,龙大海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了。相信自己的岳父和天也动了不少的手腕,开出了不少条件,才有了这样的结果。不然,受龙大地贩毒事情的影响,一个毒贩子的弟弟,实在没有资本再在政坛上呼风唤雨的。

    可是,自己真能放弃自己的哥哥吗?能放弃小时候拿弟弟当宝照看的哥哥吗?能放弃供自己上大学,自己连老婆都找不到的哥哥吗?能放弃自己受到委屈的时候,想拿着刀为自己出气的哥哥吗?要是放弃了哥哥,能忍心看着爸爸妈妈老年丧子的悲痛吗?

    好像知道龙大海内心中的复杂争斗,李向天没说什么,淡淡地说:“路摆在你脚下,自己选择吧。想好了再告诉我。”

    王娴打来了电话,安慰了龙大海两句,要他不要上火。已经嫁人的她,对龙大海还是有些感情的:“大海,有些事情不能由着你的心意。我听说,上头好像为了你,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你可要珍惜,别一时激动,把一生都毁了。”

    王娴的消息很灵通,不愧是京城的老坐地户:“这次对付你的,主要是东郭放出的力。但是消息是从纪委里传出来的。管纪委的那位,借助东郭放想报复你的想法,对天来了一拳,把天打得非常难受,不得不在某些事情上对那位让了步。要是别的事情的话,你哥今天就能出来。可算计你哥的那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价值一个亿的毒品,谁也不敢在这事上说话。大海,要是不行的话,别逞强了,只能怪你哥命苦。”

    王娴的话听着不中听,却非常在理。龙大海也知道王娴说的在理。要是王娴的兄弟出事了,龙大海也会这样安慰她。可事情要是摊在自己身上,哪个人也不可能想得这么开。毕竟那是自己的亲人出事了。

    “等事情了了,我过去看看你”,王娴的话说得很暧昧,“你当海滨市市长的时候,我就去找你,为你祝贺。记住,别三分钟热血上头,毁了自己的前途。我想,你哥也不想你为了他而毁了下半生的。”

    李秋雨下了车,匆匆走进看守所。所长早就等在大门口,带着她来到一处房间。那里,张涵云正在等着有人审问她。

    发现来人是李秋雨,张涵云笑笑,说:“是你。”

    看着张涵云,李秋雨有些吃惊地说:“值得吗?你爸爸的死是死有余辜。他已经被判了死刑,就是没有发生意外,枪毙也是肯定的事情。你把你爸爸的死都归结到龙家身上,不觉得太偏颇了吗?”

    张涵云淡然说:“我们当了一段时间的妯娌,可竟然一次面也没见过,真是很奇怪。我劝你不要和我说什么了。告诉你吧,龙大地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当时,他霸占了我,我不得不从,后来,我遇到了路虞风,和他有了私情,有了孩子,才想着逃走的。龙大地的其他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你不用来套我的口供了。”

    李秋雨笑着说:“你以为我是来诱供的?真是幼稚!看来,你在国外呆的时间过长,还是不了解国内的情形。你觉得,你配我来诱供吗?我来这里看看你,不过是好奇,想看看我这个从没见过面的妯娌,到底是多么出众的人物,以至于大海一见你的面,就断定你跟着他哥哥,肯定是有目的的。”

    “龙大海见过我?”张涵云有些好奇。在她的印象中,龙大海从来就没见过她。至于看没看过她的相片,她认为以龙大海的地位,好像不会做这样无聊的事情。

    “我不知道,反正自从见过你,大海便全面断了和他哥哥的联系。现在看来,大海的警觉性太强了。若不是他当机立断,只怕以你的算计,大海这次也要被套进去了。”

    张涵云看着脸上无所谓,其实还是挺在意龙大海的事情的。见李秋雨这么说,她冷笑着说:“龙大地除了这么打的事情,只以公众舆论的打压,就会迫使他辞职的。你还想着当市长夫人,只怕没这个希望了。”

    李秋雨哈哈大笑:“张涵云,你以为这里是哪里?你还是生活在幻想中啊!以为世界上真有真正的自由吗?美国号称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可是他们在一些事情上,还不是一样实行新闻管制吗?告诉你,龙大地不要说牵扯到三亿的毒品中,就是三十亿,要想捂住的话,一样能够捂住。你一个小小的女人,竟想蚍蜉撼树,做梦去吧。”

    张涵云心中的自信被李秋雨的一番发泄打消了许多。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很多自以为是的想法,现在看来,在权势面前不堪一击。

    狠狠地打击了张涵云一番,李秋雨扬长而去,留下了张涵云在那里发呆。

    出了门,李秋雨上了汽车,吩咐一声:“去机场。”她要赶往西部,去安抚自己的老公,免得他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如果那样的话,李秋雨会后悔一辈子的。她不允许自己的老公为了一个不成器的哥哥,毁掉了自己本来光明的政治前途。何况,龙大地的案子一日不结案,他的事情都有缓和的余地。因为这个案子本来就是个冤假错案,而设计这个案子的当事人已经落网了,这就给了李秋雨很大的信心:李家(龙家)的昌盛由不得任何外力的干涉。

    “老二,你可要救救你哥哥啊!不然,妈可不活了!”龙大海的母亲泣不成声,哀求着自己的二儿子,希望他能救出他的哥哥。

    龙老汉就比老伴强多了:“老二,爹知道你现在官当得大了,有些事情反而不好办。可老大是你哥啊!是你亲哥啊!你总不能看着他死吧。那个贱货不是被抓到了吗?找人审问她,拿电G电她,拿电烙铁烙她,不信她不招供。老二,俺亲家的官太大了,爹也不好意思找他,你和他说说,明儿就把老大给放出来吧。爹等着你消息啊!”

    放下电话,龙大海心中苦笑。他的父母、龙大地的老婆翠莲,小侄女,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都哭哭啼啼的,要龙大海帮忙把龙大地给就出来。可他们以为我龙大海是谁啊?真以为我可以只手遮天吗?他们只看到我光辉的一面,却没想到我每天战战兢兢,忍辱负重的那一面。在华夏,我不过是一个诸侯中的小诸侯,在华夏政坛上,我的声音是那么的微弱,那么的无力。哥哥的事情,若不是岳父的呵护,只怕我就要向人大递交辞职报告了。可你们呢,除了理所当然地要求我帮忙外,就没有半句暖心的话。

    第五十章人性真实表现—无言(陆)

    尽管心中有些憋屈,可龙大海还是要打起精神,思索着自己到底要如何做,才能想办法把哥哥给救出来。

    若要出手救哥哥,先不说成不成,首先就是忤逆了天的指示,直接就给天一个不听话的印象。如此一来,除非天下去,不然龙大海就别想上位了。何况,优柔寡断、情感脆弱的印象,也会在天和李向天的印象中加深,使得在提拔的时候,他们的印象分会差很多。

    脑海中有两个念头在激烈的交锋。

    一个念头说:“不要管你哥哥了!他到了今天,完全是咎由自取。你提醒他,那个女人有问题,可他不但不听,还和你发火,结果闹成了现在的局面,差点毁了你的政治前途。你还有亲人,有朋友,有部下需要你,特别是你的子女,更需要你站在更高的位置上安排好他们的将来。放弃龙大地吧,他不值得你用前途来拯救他。

    另一个念头说:“混蛋!你还是人吗?竟然会有这样卑鄙的想法!你就是当了国家主席又怎么样?你只有一个哥哥,只有一个和你一样,从你妈肚子里生出来的哥哥。你现在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就是当官,还有三十年足够了,可你想过没有,你哥哥死了,你的父母,都六十好几的人了,悲伤之下,会不会发生意外?若是父母因为这件事情也病了,你的罪过就大了。”

    两个念头在心中不断争斗,使得龙大海的脸色Y晴不定,不时有痛苦的神情闪现。

    门开了,两个女人走进来,让龙大海感到非常惊讶:“你们怎么来了?”

    进来的两个女人,一个是这里的女主人李秋雨,一个是赵燕如。

    她们俩联袂而来,代表的却是l省的两个实权人物的态度,是来*龙大海表态的。

    “龙大海,作为一个有着远大理想的人,作为一个肩负着众多部下、亲朋期待的人,面对这样不是选择的选择时,根本就不应该有半点的犹豫。龙大海,我看错你了,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只是一个刚从山里出来的农民罢了。”

    从赵燕如嘴里出来的话,凭空多了三分的恶毒,摧残着龙大海本来就非常脆弱的心灵。

    “你!”龙大海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看着赵燕如。

    “怎么?你想学南宫飞,从R体上解决羞辱你的人吗?”赵燕如胸部一挺,挑衅地说,“南宫飞的举动,使得南宫家成为了过去式。若是你像南宫飞那样任性,本来可以成为华夏顶梁柱的龙家便将夭折。”

    说龙家两个字的时候,赵燕如特意加重了口音,就是为了让龙大海听清楚其中的含义:“将来的李家和东方家,可都是你的。就是不是你的,也是你的孩子的。你可不要一时大脑发热,坏了美好的将来。”

    赵燕如希望用这样的话提醒龙大海:“你哥哥是你的亲人,可你的孩子更是你的亲人。为了一个哥哥,舍弃了许多孩子的未来,你于心何忍?”

    李秋雨眼睛有些湿润,喃喃地说:“龙大海,记得我嫁给你的时候,你对我的许愿吗?你要让李家成为华夏永远不落的太阳。可是,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小事,你就在这里犹豫不决,毫无果决的决断勇气。这样的性子,怎么能在日后掌握更高的权利呢?如果你无端出手,违背了天的吩咐,得罪了天,日后你永难出头不说,我的孩子呢?李家呢?我爸爸还指望着你来撑起李家的大梁呢。你这样颓废,难道*着我爸要我和你离婚吗?你让不让我活了!”

    二女一软一硬,一黑脸一白脸,从羞辱龙大海的自尊开始,到提醒龙大海注意他的孩子的未来,为的就是要让龙大海明白:你哥哥重要,我们这些给你生了孩子的女人,更加重要。你的未来重要,孩子的未来也重要。至少比龙大地的性命重要。

    “我知道你们的来意。可那是我哥啊!是我一个妈生的亲哥啊!不是一个陌生人,也不是一个棋子,可以随意舍弃。你们先出去,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二女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一些欣喜的神情,觉得龙大海被自己打动了,不会再做出蠢事了。

    龙大海拨通了张老五的电话:“老五,路闻声那里有消息了吗,查到什么了什么!周元!与他有关?都是通过他联系的?他在哪里?国外?”

    电话掉到了地上,人也软软地坐在椅子上。

    “老大,为你洗清冤情,真的这么难吗?难道叫我指挥外交部从国外引渡周元吗?”龙大海喃喃地说,“看重亲情和保住前途,到底哪个重要,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啊!。。。。。。”

    坐在那里呆呆地想了半天,龙大海拿起电话,拨通了廖承天的电话:“承天,在哪呢?”

    廖承天关心地问:“大海,你没事吧?我和老童在一起呢。想给你打电话,又怕你忙,我们也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龙大海说:“你问问老童,自己也想想,要是我哥的事情摊到你们身上,我可以救你们,但却要把我的前途给毁了,你会选择哪种?是要我救你呢,还是不救你。我要是选择了不救你,你会怎么看我?我要你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回答,不要骗我。”

    廖承天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大海,要说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不希望别人事事都想着自己。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有自己的一个小天地。我要是出事了,当然希望你救我。可要把你也搭进去,我宁可不用你救我。我这不是说假话,因为既然你会被搭进去,就说明你根本没有能力来救我,也救不了我。那么把你搭进去根本就不值得。还不如留着你,照顾一下我的家人和孩子呢。”

    “啊!”没想到廖承天会这么说,龙大海愣了一下,问,“老童呢?把电话给他,看看他是如何说的?”

    童铁军接过电话,直言不讳地说:“大海,要是我的话,心里当然也希望你救了。可要是连你也套进去了,我也肯定不让你救我的,但我会要你帮助我老婆孩子的同时,也要你帮我报复,帮我把害我的人都整死,却不会要你去帮助我的。”

    没有说什么,龙大海放下电话,心中都是苦笑。

    廖承天无意中的一句话,让龙大海明白了其中的玄机。

    确实,龙大海一直陷在一个执拗的想法中:救还是不救龙大地。可他没想过,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去救龙大地。

    在电话里,李向天已经提醒了龙大海: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放弃你哥,你的仕途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就是进政治局,也有可能;二是保住你哥,日后你就在海滨市里老死,永远没有上位的可能。

    在电话里,李向天丝毫没提你要是救你哥的后果,只是说保住你哥。这就是说,李向天要的是龙大海的一个态度,一个真正成为一个冷静、无情的政治家的态度。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应该有放眼天下的胸怀,而不是一遇到事情,就瞻前顾后,没事哭哭啼啼,做小儿女状。或许,天和李向天在这件事情上,要看龙大海是如何表现自己的,从而看出他到底是不是有做一个真正的政治家的决心。若是龙大海表态了,那好,日后就是重点培养对象。若是非要纠缠着要救龙大地的事情,不知道顾全大局,自然是前途渺茫,再没有进步的机会了。

    龙大地是龙大海的亲哥哥,又是被人冤枉的,只要能保住他,不用龙大海开口,李向天和天都会帮忙保住的。这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该有的政治素养,是一个派系中的成员应享有的待遇:有人会护着你的,只要你忠于这个派系。而龙大地的事情在天看来,不过是日理万机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只要他稍微动动嘴皮子,事情就可以出现转机的。有很多种方法能够让龙大地平安出来的。何况他还是冤枉的呢?

    想到这里,龙大海没有半分的犹豫,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爸爸,我是大海,我想通了,我哥哥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全由爸爸您处理。我会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辜负您的期望,给秋雨和孩子一个美好的未来…………。。”

    “爸爸”的声音非常冷酷:“想好了吗?你要知道,我是能帮你哥哥,但他的性命并没有绝对的把握保住。”

    龙大海用更加无情冷酷的声音说:“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我将毫不犹豫地走下去。任何人和事物,都不能挡住我前进的道路。这条路,不管是平坦的还是崎岖的,都将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条道路,我将一直走下去。这条路,永远没有岔路,永远没有终点。”

    声音有些回暖:“大海,知道取舍,才是真正的政治家。感情对我们来说,不能没有,但不能过于奢侈了。你选择走的,是一条金光大道,是一条只会前进,不需要后退的光辉大道。”

    结束语

    这本书说成功不成功,说不成功也算成功。

    说成功,是因为在,这本书上架了。虽然这本书的风格不符合17,但毕竟上架了,也证明了俺自己;说不成功,是因为这本书首发起点,却*着俺自寻生路,去了别的网站。

    在这里,俺要感谢几位好心的读者,感谢几位热心的作者,是他们的帮助和鼓励,让隐士我放弃了在17上架的想法,宁可L奔,也要在起点坚持下来。而坚持,恰恰是我本人所最欠缺的。

    先说说俺的头号助力,起点都市小说头号读者110(自诩是个好男人),他的每一次留言,每一句鼓励,每一个建议,都让我感动。110的付出是无偿的,是没有任何功利心的。正因为这样,他得到了起点都市小说很多作者的友谊。可以说,没有110,权欲在起点的更新可能早就停止了,这本书也会在17上架了。

    还有几位读者,大海、何必、其实很丑等人,都对这本书的情节给了许多的建议,也给了本书很多的支持,甚至广大读者的每一个点击,每一个推荐和留言,都让俺感动,都是俺写完这本书的动力。在这里就不一一讲述了。

    很多都市的作者,很多隐士素不相识的都市作者,在这本书最困难的时候,都伸出了帮助之手。西风黑马、舍人、同舟共济、烟草、老常、古城西风等老资格的作者,都无私地推荐权欲诱惑这本书。在这里,俺只能由衷地说一句谢谢了,兄弟们。

    在这里,也要对说一下抱歉。他们给了这本书很多的推荐,很好的条件。可惜,因为风格的原因,这本书根本不被17的读者接受。在这里,只能是说抱歉了。

    感慨之前,先声明一下:这本书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因为在起点上不了架,才草草结束的。这本书在已经上架了。只是因为我对起点读者先前的承诺,才没有上架。而资深读者肯定知道,我早就说过,写五十章,一百万字就结束这本书的。虽然没到一百万字,可俺已经尽力了。

    很多人会说,这样的结局是虎头蛇尾,但在我看来,五十章中发生的事情,对人性的披露已经到了极致了。甚至,写开头的时候,我就没想写出大团圆的结局来。因为,欲望是没有止境的,没有止境的欲望,是不会有大团圆的结局的。没有把龙大海弄成妻离子散的结局,也没有弄成大团圆的结局,其中也没有太多的刀光剑影,是因为,在官场上,更多的是勾心斗角,更多的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无形的规则在作怪,不该有R体毁灭的事情发生。

    作为一个清醒的政治家,应该知道如何有效地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利,如何控制仇人和政敌的发展,不让他们有威胁到自己的哪怕是半点可能。龙大海清醒,却不成熟,所以,他在眼看走向成功的时候,被人算计了。但是,他有着强大的后盾,有着天的赏识。些许的麻烦,只会带给他心灵的震颤和亲情的折磨,不会影响他的仕途的。

    成了植物人的许楠有清醒的可能,进了监狱的龙大地有沉冤得雪的希望。隐士并没有像许多作者那样,凡是与主角有关联的人和事,都是十全十美,完美无缺的,只是给了希望,给了联想。要是一切都完美,那写出来的就不是小说,是胡说了。

    因此,到了这个时候,本书也该结束了。

    隐士写书的时候,总想着尽量地写得真实一点。可很多读者总说我是胡说瞎写。对这一点,俺不敢苟同。批评俺接受,但话还是要说。不能因为大家自己没经历过这件事情,你就说这事是假的吧。以前,我也犯过这种错误,对一些事情总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是假的。可现在回想起来,是自己当时的见识太少了。

    书里的事情,隐士也不是事事都经历过,甚至有几件事情也算是意Y了。但每一件事情,都有着符合现实人生的影子。比如那个童铁军,很多人都烦他,可在现实中,这样的人太多了;比如赵燕如,很多人说她Y荡,可为什么没人说男人Y荡呢?是因为性别的差异吗?

    隐士知道,写网络文学不该用这样的写法。可俺还是觉得,不管网络和实体,都是文学。文学是广博的,可也是严肃的。很多人说,看网络书就是为了过瘾,为了意Y,但我有一个心愿,一个让大家看过我的书,能从中感悟出一些人生道理来的心愿。为了这个,俺才没有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没有那种转眼就是亿万金元到手,没有那种十几岁的小娃娃一抬头,几十个女人就跪着请求他收留她们的那种可笑情节的出现。

    都市书,写的是现实的人生,就应该让大家看过后,心中有某种感觉,一种收获的感觉。

    写都市书,顾忌太多,这不行那不行,这犯禁那犯禁的,搞得俺不想再写了。但是,有书友的鼓励,有读者的支持,俺还是又踏入了都市小说的圈子,又开了一本新书《恶人成长日记》。

    哲人说过:恶与善是相对的,只是因为你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

    我写的恶人,是着重从一个人内心深处的善恶两种观念的斗争来着笔的。

    一个人生下来时,谁知道他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

    有人说,人性本善,有人说,人性本恶。其实,人的善恶都是在生活的轨迹中不断争斗而形成的。当一方占了上风,这个人的善恶才能够确定。甚至,有的人这一阵子善良占了上风,可转眼间,因为一件事情的影响,他心中的恶又占了上风。

    我写的这个恶人成长日记,就是要从根源上剖析一个被人称为恶人的青年的成长史。让大家通过对他的了解,看看社会对一个人的性格的改变和塑造,是多么的重要。

    希望大家喜欢,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

    这应该是权欲的书最后一次为恶人成长日记呐喊了。看你的内心是善是恶,看你的行为是好是坏,一切的一切,都在恶人成长日记中寻觅吧。

    权欲要和大家说再见了。让我们在恶人成长日记里相聚吧。

    隐士会送给大家一部值得点击的作品,也会吸取权欲这本书的教训,尽量不出现让大家看着不爽快的情节,比如一位书友在今晚二十点三十四分说的绿帽问题,俺都尽量不写了。但要是写了的话,那也是情节需要。比如,前言中的那个叛逆少年的身份问题,恐怕就涉及到绿帽问题了。那是一个迟到了二十年的报复,这个情节早就设计好了,是主线。萧书友,俺保证,除了这个,真正属于主角的女人,不包括被他抛弃和不爱的女人,都不会给主角戴帽子了。

    现在,让俺大喊一声:到恶人的世界里看看他们的内心世界吧!

    恶人日记里再见吧。

    全书完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