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拐个王爷来生娃 > 第436章 436 死了就死了

第436章 436 死了就死了

 热门推荐:
第436章 436 死了就死了-拐个王爷来生娃-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云牧等人发现尸体的时候,的确是经过仔细辨认的。

    因为只有云千汐确实死了,他们才高兴。

    当时李氏等人仔细验证过。

    折腾了许久,才确定下来那是云千汐。

    不然李氏他们也不会如此高兴。

    这一点,容离也想过。

    看云牧他们一家人的表情,如此幸灾乐祸,应当是事实。

    可他怎么也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这一问,得到的答案,却更让他心凉。

    他倒是希望云家人是惺惺作态,希望那具尸体不是云千汐。

    只要人活着,就还有希望。

    人若是死了,便真的什么都没了。

    “确实没错?”

    容离喃喃自语,似乎是在问云牧,但其实是不相信这个事实。

    明明前几天他们还一起离开京城,还商量着要去哪里。

    他想带她看遍世间美景,陪着她逛遍天涯海角。

    然而,这个愿望还没来得及实现。

    他便再也见不到她了。

    见此,北冥恪冷笑一声,不屑的看了容离一眼,“死了就死了,她又不是你什么人,容离你有什么可伤心的?”

    “连本王这个未婚夫都不觉得伤心,你倒是伤心过头了。”

    “难道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吗,你为了云千汐这样一个贱人伤心,可真是够可笑的。”

    自从云千汐跟北冥擎二人的感情暴露于人前。

    北冥恪对云千汐是彻底恨上了。

    他今个来不为别的,是为了给云千汐选冥婚的对象。

    有他插手,云千汐的身后事自然办的不怎么样。

    所以,他这是即便人死了,也要报复,不然他实在觉得对不起他身为一个王爷所受的屈辱。

    “容离,不是我说你,这天下的女子多的是,云千汐不过是一个水性杨花的贱人罢了,对一个贱人这么上心做什么,你说你想要什么类型的,本王帮你找。”

    “不管是妩媚的,还是温柔乖巧的,只要你开口,本王给你找十个八个,总比云千汐那个贱人要……”

    “闭嘴!”

    北冥恪的话还没说完。

    容离便怒了。

    他冷眼看着北冥恪笑道:“北冥恪,亏你还是个王爷,小爷看你连个男人都不像!”

    一个男人,如此斤斤计较。

    未婚妻尸骨未寒,便一口一个贱人。

    这跟那些市井泼妇有什么区别?

    堂堂一个王爷,不像王爷,也不像男人!

    “容离,你敢辱骂本王?”

    闻此,北冥恪也是怒了。

    他一个公主府的世子,就算有优待,以后也只能封郡王,凭什么跟自己横?

    他就算再如何,也要低自己一等!

    “骂你怎么了?”

    容离这会心情差到极点,急需找个发泄口来发泄。

    北冥恪很不幸的撞了上来。

    容离掰了掰手腕,漠然的看了北冥恪一眼,冷笑一声,“小爷不但骂你,小爷还要弄死你!”

    这话刚说完,容离挽起袖子就上了,挥着拳头直接对北冥恪砸了过去。

    他绝不容许在云千汐死了之后,还有人这样侮辱她!

    这些混蛋,她活着的时候,对她百般欺辱,死了却也不肯放过!

    她活着的时候,他没能保护好她。

    她现在不在了,他若是还让别人欺辱她,真的白瞎了这么多年的情分了。

    容离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一点正经样子没有。

    然而,容离的武功却比许多人想象的都要高。

    这次容世子也是发了狠,丝毫没有给对方留余地。

    北冥恪也没料到他真的动手,险些吃亏。

    “容离!”

    北冥恪怒喝一声,“本王看你真是反了。”

    然而,容离根本就懒得与他废话,招招生风,大有直接拧下北冥恪脑袋的意思。

    北冥恪不得已只得还手。

    身为王爷,他也是很早开始学武,天赋不是很差。

    所以二人打起来,似乎是不分伯仲。

    两人心中都有气,下手狠辣的很。

    见此,霍凌立刻出手,欲要解救自家主子。

    同时,初九也出手拦住了霍凌。

    初九心中明白,今个主子肯定是要大打一场。

    主子心中的痛,他大概是能明白的。

    哪怕三小姐喜欢玄王,主子都没这么伤心。

    主子最在乎的便是三小姐的性命。

    其实,只要三小姐好好的,哪怕她嫁给玄王,主子都是愿意的。

    但是现在三小姐突遭变故,这些人竟然还落井下石,在人死了之后还要对其侮辱。

    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狠毒的人?

    因此,初九势必要护住自己的主子。

    主子想打谁就打谁。

    今天哪怕豁出命去,他也不许任何人拦他们主子。

    作为容离的贴身侍卫,初九也是万里挑一的高手。

    所以他跟霍凌大并不显得吃力。

    两人也是不相上下。

    随后,北冥恪的隐卫出手。

    而得了长公主命令的隐卫见此也立刻出了手。

    两方人马,加起来有四五十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打斗,倒霉的是屋子里的各种瓷器,还有那些站在旁边的人。

    砰砰砰……

    屋子里各种精美的瓷器,全部摔在了地上。

    云牧这人好面子,将待客的屋子布置的甚是奢华,以此彰显自己的身价。

    他有个做皇妃的女儿。

    哥哥是大将军。

    云烈在的时候,这府中便是源源不断的赏赐,库房里有各种珍品。

    后来他当家,这些东西便都是他的了,将名贵的瓷器都摆了出来。

    每次来拜访的人都是一脸的赞叹与羡慕。

    结果,这次容离跟北冥恪动手。

    所有的瓷器都成了陪葬品。

    云牧都快心疼死了。

    当然,李氏也心疼,其中可有不少她陪嫁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呢。

    “王爷,世子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李氏急忙上前劝阻。

    然而,早就打红了眼的两人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她的劝告。

    更何况,她的话在这两位爷面前,根本就是一文不值。

    李氏刚上前就被北冥恪的掌风波及到。

    “啊!”

    李氏大喊一声,人直接摔了出去。

    “娘!”

    云音岚脸色一变,闪身要去救李氏。

    结果还是晚了一步,李氏整个人直接撞在了院子里那颗粗壮的梧桐树上。砰地一声,李氏撞上树之后,便又砸了下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