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诸剑乱唐 > 第646章 小和尚的深浅

第646章 小和尚的深浅

 热门推荐:
第646章 小和尚的深浅-诸剑乱唐-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鬼月顿时一滞,这确实是个难题,之前营救李蛰弦之时,乃是对方猝不及防之下的出手,对方又不知道自己鬼书的神奇之处,这才得手,而如今慕容恒道想必也猜测到了一些,比如说从他们离开大湖的方式可以推测得出,这鬼术并无上天入地的本事,否则救走人之后,直接就离开了,如何还会等三日之后,所以这鬼术多半只是障眼法罢了。

    鬼月作为鬼术修炼者,自然明白自己这秘术的局限之处,虽然鬼力能够遮掩他们的行迹,但一旦施展,他们就无法离开鬼力覆盖之地,若然走动,则鬼力则会散开,若施展其他秘术也是一样,施展之时,鬼力同样也会散开,他们的形迹自然暴露。

    想了想,鬼月说道:如此说来,着实凶险的紧,不如算了,等我们回去禀告鬼帝,由他来帮你好了,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

    李蛰弦冷笑说道:你就这么想要框我到长安么,等我去了,不过一介鱼肉而已,鬼帝哪还会管什么救人了,你要想退出的话,自己走就是了,但这人我还非救不可了。

    鬼月顿时杀气四溢,恶狠狠的道:不要忘记你的性命是谁救的!

    李蛰弦淡淡的说道: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去那长安一趟的,绝不会让鬼帝为难你,今夜,你也帮帮我,待会儿我去引开慕容恒道,然后你去救人,我们到龙门山汇合。

    鬼月想了想,目前也只能如此了,于是点了点头,二人趁着夜色,悄然潜入了白马寺。

    夜色深沉,寺内几乎没有灯火,月色也不甚明亮,好在二人一人修炼鬼道,一人修炼心识,皆无须依靠光亮和灵力来查探里面的情景,鬼月拍拍李蛰弦的肩膀,对他指了指前面一处小院的微光,说道:那里好像有人,点着烛火在,我们去问问看。

    李蛰弦却忽然拦住了他,摇了摇头说道:问话即可,不要害了别人的性命,这里是佛寺,妄造杀孽,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

    鬼月淡淡一笑,也不在意,若说报应,自己早已是该下阿鼻地狱之人了,现在顾及这些又有什么作用。二人到了窗外,鬼月无声而动,身影倏的消失,随即就听到里面一声嗯嗯,人已经被鬼月拿住了,李蛰弦推了推房门,鬼月接应了他进来后,就看到里面一个干瘦的小和尚正在灯下看书,乃是一本楞伽经。

    李蛰弦也不废话,问道:慕容氏的那群人在哪里?

    小和尚的喉咙被鬼月扼着,口不能言,李蛰弦示意他放开一些,鬼月稍稍松手,又恶狠狠的威胁说道:你若有喊叫的征兆,某可让你在叫出声之前就掐断你的脖子,老实回答!

    是是是,慕容氏一行人如今都在后院里,出去转左,经过药师殿继续往前走,接引殿后有两处院落,一处为本寺高僧寝休之地,另外一处则是慕容氏之人!小和尚说的很明白,李蛰弦虽未来过白马寺,但其他寺庙去的多了,大概也明白这里的格局,于是给鬼月使了个眼色,说道:我们去吧!

    鬼月点点头,眸间闪过一丝杀气,李蛰弦顿时变色,提前一步拦在了小和尚身前,低斥道: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不许杀人!

    不杀人的话,我们一离开,他必定会去通知其他人,到时候惊醒了慕容氏,你我可救不出人了!鬼月提醒说道。

    李蛰弦眉头一皱,摇了摇头,鬼月以为他是认可了自己的意见,正要下杀手之时,却见李蛰弦陡然变色,双目如电,他顿时一惊,想起那日此人施展的雷玉瞳瞳术,连忙收手,低喝道:你做什么?

    李蛰弦也不理他,转头看向小和尚,和尚不知其在做什么,只觉得眼前忽然一晕,就此沉睡过去了,鬼月不由一笑,说道:看来你也还未变成废人,失去了灵力,还能施展如此高超的幻术,难得难得!

    李蛰弦知道鬼月还怀疑他暗留灵力,也不想去解释,否则还会暴露自己念力与人间道力的秘密,于是催促道:我以迷宫之术暂时困住他,虽然粗浅,但以他拟境的境界,要想解开也至少要三天,我们快走!

    鬼月是见过他与腐生道士、慕容霸甚至慕容恒道的交手经过,并不怀疑他的手段,于是匆匆出门去往后院,经过药师殿之后,二人脚步慢了下来,前面不远就要到慕容氏的营地了,他们必定有人守卫,对方灵域之下,二人无所遁形,自己倒是可以鬼术隐藏行踪,但若想掩盖李蛰弦的话,二人则须一起,此时因鬼术限制,又无法动弹,着实难办,不由看向李蛰弦。

    李蛰弦略一沉吟,说道:你进去查探一下南宫的位置,还有慕容恒道在哪里,回来后再决定怎么办。

    没多久鬼月就查探清楚了,回来说道:慕容恒道不在这里,慕容霸、慕容越还有慕容熙三个老头都在,两个老头就在南宫的房内,睁着眼睛盯着他在,跟伺候他们的老子一样,以你我现在的能力,怕是救不出来,最令人担心的是慕容恒道,他若不在这里,会不会藏在其他地方守株待兔,专门等我们上门?

    李蛰弦摇摇头说道:不会的,我们先慕容氏三天离开鼎岩剑庄,若要救南宫的话,早就出手了,岂会等到这里,而且我与南宫以前的交情并不深,今夜过来救他,是看在那日他助我的情分上,但这点情分,慕容恒道应该不会在意的,他不能肯定我会因这个来救人,毕竟我是个剑客,侥幸逃走之后,如何还会冒险。

    那他现在藏在何处?鬼月不解的问道。

    李蛰弦也猜测不到,沉默片刻,最后说道:那个小和尚不是说另外一个院子是寺里的高僧住的吗,或许我们要抓一个老方丈过来问问才会清楚。

    话音刚落,此时忽然一个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只听其道:你们不用抓了,贫僧自己过来了!

    二人浑身一震,急忙回过身去,抬头一看,竟是先前被他们弄晕过去的小和尚,不过此时的他与之前的样子似乎格外不同,个子虽然仍旧小小的,面相也甚是年轻,但这声音却充满了威严,犹如那拈花而笑的迦叶佛一般。

    鬼月见状大恐,一记掌刀笔直弹出,顿时便有一阵阴风袭来,小和尚一动不动,任凭其拂上周身,然而其双手已结不动明王印,阴风竟然从他身边擦过,并未伤他丝毫,鬼月作势再上,李蛰弦连忙拉住了他,小声道:小心惊动了慕容氏之人,你看他并不还手,应该没有与我们争斗的心思,听听他怎么说不迟!

    小和尚做了个请的动作,邀请他们重回了方才的那间屋子,三人落座之后,小和尚微微拜服,对李蛰弦说道:多谢公子怜我佛徒,不生杀心。

    李蛰弦点点头,心中却又有不解,问道:我虽未杀你,但施展出的迷宫之术也不是寻常人能解开的,你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脱困了,你到底是何人?

    小和尚说道:贫僧乃闽国普陀寺住持玄空大师的师弟,法号玄历,虽然面相年幼,却已是甲子之年了,此番前来洛阳,乃是收到师兄传信说我闽国佛子南宫一羽有难,特来营救的。至于那迷宫之术,也是因为公子心慈,设下的迷宫乃是荆州黄叶寺、汴梁大相国寺与钱塘的一念寺三大寺庙交错而成的,若是寻常世人,定然会被其中错乱交错的道路、法相森严的佛殿所迷惑,但玄历修佛近五十余载,遍游天下各大寺庙,这几座寺庙也曾去过,是以并不陌生,很快就找到了出路,也知道你们也是为救南宫一羽而来,这才出面的。

    原来如此!李蛰弦稍稍松了口气,也是因为一直以来对佛门的愧疚与感恩,不想太过为难佛门弟子,这才本能的布置下了曾经去过的三个寺庙迷宫,不过这玄历大师也算是思维敏捷之人,李蛰弦知晓迷宫之术的厉害,即便玄历去过那三座寺庙,但在他设计之下,寺庙的道路与佛殿的位置有了变化,而且迷宫暗合阴阳术数之变,每走一步,都会触发道路的变化,看来玄历不仅是阅历丰富,对于拟境的造诣也是非凡,顿时他收起了轻视之心,问道:既然我们目的相同,不妨商讨一下,该如何救南宫出来,对了,忘记问了,我们刚刚发现慕容恒道不在院中,他到底去了何处?

    藏经阁!玄历郑重的说道:贫僧与白马寺的住持示厄大师提前一日设下了一个陷阱……

    接着玄历详细的解释了这个陷阱,首先是齐云塔,此塔埋葬有佛祖释迦摩尼的舍利,经过多年僧人的愿力加持,此塔宛如各大剑庄的灵源一般,有着非同一般的力量,当慕容氏之人绕着齐云塔走了一圈之后,这力量便暂时潜入到了他们意识之中,虽然看似并无任何影响,却能让人对时间的感知变得混乱起来。

    时间?听到这里,李蛰弦顿时一奇,问道:为何会是时间,变得混乱又是何意?

    玄历解释说道:佛祖舍利乃是世间瑰宝,业力凝结之物,而业力本就是灵力于岁月之中积累后酝酿而出的,又有众多僧人的愿力催化,影响更广,若是往常,僧人于此塔下修炼佛法,一日可敌三日之功,但身体度三日却只如一日,比如你们眼前的贫僧,看似年不过二十,却已是甲子之年了!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