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姐妹情|军妻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手机TXT小说网 > 军妻 > 第472章 姐妹情

第472章 姐妹情

 热门推荐:
第472章 姐妹情-军妻-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吃完饭,得罪了小女人的老鸟就被二话不说的赶走了。

    打发两个儿子去洗漱,安小书才趁着空挡跟一家之主商量,“西陵昂,市区里的公寓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我想……”

    “嗯?”男人示意她说下去。

    “你知道的,武皇儿现在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小阿狸又生病了,她们租房子那里环境不太好。”

    说到这,事情已经很明了了。

    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西陵昂伸出手拍了拍她,“这种小事,你决定就好。”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欢快的叫了一声,安小书凑近他狠狠亲了两口。

    她家男人果然是最通情达理的!

    激动完,她又神经失常的叹了口气,“西陵昂,我好怕现在的一切只是在做梦。”

    “傻瓜。”男人将她搂入怀里,用下巴抵着她的头顶。

    这让小女人忍不住告状道:“你是不知道,这六年来我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做个决定也没人跟我商量。最主要的小九调皮的时候也没有人帮我。”

    男人有些心疼,捧起她的脸,“乖,以后不会了。”

    他的语气坚定,给人一种莫名的信任。

    虽然安小书也打听过他这六年到底去哪了,西陵昂就是打定主意不说。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两个小家伙不知道被西陵昂弄哪去了,说是让他们从小开始锻炼。

    安小书心疼儿子,但一想西陵昂的教育方式虽然严厉,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看大包的懂事程度就知道了。

    因为有事,她也就由着他了。反正西陵昂做事她放心。

    到了武媚娘住的地方,安小书刚准备敲门,就听见屋内传来动静。

    看样子是小阿狸在闹情绪,武媚娘正在训斥她。不止如此,还有些许的哭声。

    心里一惊,安小书忙的敲门。

    武媚娘一打开门看见是她有些愣神。

    从打开的门往里面看,安小书才看清楚。昨天还整洁干净的屋子此刻竟然是一片狼藉。东西扔的到处都是。

    “怎么了,这是?”安小书诧异。

    “小书,你怎么来了?”

    武媚娘眼眶通红。脸上尽是疲惫之色。

    “孩子惹你生气了?”想到刚刚的事安小书不免有些担心,安慰道,“小孩子吗,调皮一点是在所难免的。就像我家小九,也没少让我操心。”

    “小书。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啊。”

    武媚娘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眼中满是痛色,“阿狸以前不是这样的,她小时候很听话的。”

    安小书拍拍她的肩。示意她别担心。

    “小阿狸,怎么惹你妈咪生气了?”看着一脸委屈的小丫头,安小书本意是想安抚孩子。哪知手刚一伸过去,小丫头就像突然发了狂。一口咬了上来!

    安小书尖叫一声,差点本能的甩开,但又想到对方只是一个孩子,只能硬生生忍着。

    “阿狸!”武媚娘脸色一变,呵斥了一声,“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又乱咬人。”

    被武媚娘陡然放大的声音一惊,小阿狸吓的一下就放开了口,跑到角落里蹲着。

    安小书眉毛都快打结了,忙的拉着武媚娘,“我没事的,你别吓着孩子。”

    嘴上这么说,安小书还是疼的呲牙咧嘴,再一看疼痛的地方竟然被咬出血了。她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孩子,咬人会这么厉害。

    “小书,你没事吧?”武媚娘一脸关切,赶紧的找出医药箱帮她处理。

    安小书的目光不自觉落到墙角里蹲着的小阿狸身上,想到武媚娘曾经说过的小阿狸的一些情况。

    “孩子这是什么病?”

    武媚娘抿着唇,认真的替她处理好伤口,贴上创可贴。

    等到一切都处理妥当,她又将医药箱放好。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瞒着我一个人扛吗?”安小书拉过她,让她面对着自己。

    良久。

    “小书,我觉得好累!”像一只浑身压满稻草的骆驼,武媚娘靠在她肩上,竟然哭了出来。

    安小书被惊呆了,在她的印象里,武媚娘一直都是很坚强对什么都充满希望的女人。可是此刻她竟然显得那么无助。

    安小书表情缓和下来,拍着她的手,“不哭哦,我不是故意要凶你的。”

    武媚娘没有接下她的话茬,而是一点一点的将这些年发生的事大致讲了一遍。一边说,她脸上的泪水犹如决堤的洪水,委屈、痛苦。

    而她所讲的内容,除开武母说的那些,安小书还知道了一些不为之知的。

    就比如武媚娘离婚的原因。

    本来以武媚娘这种性格,是不会轻易离婚的。

    这些年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武媚娘从来都是报喜不报优的,并没有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但毕竟纸包不住火,他们后来还是知道了。武父武母是老实人,一方面觉得亏欠女儿,让她糟了这么大的罪,另一方面又碍于赵家的恩亲。

    在这样两难的情况下,没有办法的两人用了最极端的办法,利用车祸骗保。他们希望能用巨额保险偿还赵家,也让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从此解脱出来。

    而他们成功了。

    父母这样的举动让武媚娘几乎陷入绝望,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父母的意图。

    出了这么大的事,赵家父母出于愧疚终于放弃了无药可救的儿子,不再强留武媚娘。

    安小书不知道武媚娘当时是怎么过来的,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自己也是经历过的,她不知道武媚娘是不是跟自己一样有过自杀的年头,但她可以预见怕是能支撑武媚娘到现在的只有她这个女儿吧!

    那些事,她光是站在一个第三者的角度来听。都觉得心脏一阵抽痛,更别说亲生经历那些事的武媚娘。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深吸一口气,安小书努力的维持镇定。

    越是这样的时候她越是不能表现出软弱,武媚娘已经这样了,如果她再失控,又怎么规划接下来的路。

    她们都已经不是曾经初出茅庐的姑娘了。现在的她们都有了自己的孩子。必须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或许武媚娘现在最缺的只是一个倾述的对象。只需要把心里的苦水尽数的吐出来,才能让她变得更坚强!

    等到两人的情绪都稳定下来,小阿狸竟然也奇迹般的恢复正常。用着稚嫩的声音来安慰媚娘。

    “妈咪妈咪。”

    听着孩子柔软的声音,武媚娘又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

    安小书有些奇怪,“这……”

    武媚娘摇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时好时坏的。”

    安小书点点头,这才说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帮个忙的。”

    “嗯?”武媚娘有些奇怪,现在的她真的能帮到安小书什么忙吗?

    “就是我有一处公寓空着,又实在不想租出去。现在正愁没时间打扫呢。你看看反正你们要住,不如搬去我那里,还能顺便帮我打扫一下。”

    “……”

    武媚娘看着她。

    “怎么了?大不了我付你工钱。”

    “小书!”武媚娘又不是笨蛋。当然知道她的意思。

    安小书的家庭条件她是知道的,怎么可能会连请人打扫屋子的钱都没有。换一步说。给她钱让她打扫,还不如请专业的。

    安小书被她叫的眼神有些闪躲。

    “小书,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只是我住这里真的挺好的,你看前面就是菜市场,买菜挺方便的。”

    “方便什么?你没听见那么吵啊!再说了,你不为自己考虑一下,也得为孩子考虑不是?孩子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而且,我是孩子的干妈,有责任让孩子尽快好起来!”

    软的不行,安小书只能采取硬的。

    “……”

    而她噼里啪啦的一通,弄的武媚娘哑口无言。

    对于每个母亲来说,孩子便是自己的一切,安小书正是抓住这点,才能捏住武媚娘的要害!

    要知道当初安小书自己也是这么被老鸟教训的,没想到用在武媚娘身上也是同样的管用。

    “小书……”

    武媚娘正欲说什么,安小书一口打断她,“行了,别发酸啊,咱俩谁跟谁啊?你要再客气,就是不把我当朋友!”

    六年前她已经错过了帮助武媚娘的机会,让她受了那么大的罪,要是现在她再错过,会恨死自己的!

    武媚娘虽然明知道安小书只是在激将,却找不到反驳的话。

    因为安小书说的对,小阿狸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她做那么多不正是希望女儿能好起来。

    只要女儿能好起来,哪怕拿自己的命交换她也在所不惜!

    “那就这样说定了啊,正好趁着我今天有空,可以顺便帮你们搬搬东西。”

    因为打定了主意说服武媚娘,安小书今天来还特意自己开车过来。

    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武媚娘最终还是给房东太太打了电话退房。

    房东太太是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妇人,本来因为武媚娘的状况就不太待见她,巴不得她早点搬走,可是在看见安小书的那辆宾利后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第一次,她脸上的嘲讽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势利的嘴脸,讨好的告诉武媚娘以后要是还想租房子一定要去找她。

    本来以安小书的脾气是想嘴碎两句的,但被武媚娘制止了。

    两母女的东西并不多,一趟就可以轻松搞定。虽然两人的动作算是快的,一翻折腾下来还是已经到了中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搬了新家,小阿狸很开心,在屋内跑来跑去。这让武媚娘紧绷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些。

    公寓里面的家具都是齐全的,倒不用再置办什么。

    为了让武媚娘熟悉一下环境,安小书还带着她们去就近的超市买了一些食材。

    作为孩子的干妈,安小书还给干女儿买了两套漂亮的衣服和一只和小阿狸童鞋差不多大的阿狸布偶。

    小孩子都是容易满足的,小阿狸一抱着安小书买的阿狸布偶就高兴的不行。

    甚至两人之间的关系,陡然近了一大步!

    小孩子就是这么单纯,只要她觉得你是对她好,她便能一下放下戒备心。

    安小书很难想象,像这么一个开朗的孩子,竟然会时不时的那么发狂。

    中午简单的吃过饭,三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小阿狸坐在中间,两个大人在她的身侧。

    “小阿狸,你喜欢干妈吗?”摸着小丫头的小辫子,安小书试探的问。

    “喜欢。”小阿狸抱着阿狸布偶,用着柔软稚嫩的声音回答。偶尔还抬起头不停的盯着安小书瞧。

    “宝贝儿,真乖!”心里一暖,安小书凑上去就亲了亲小阿狸的脸蛋儿,觉得越发的喜欢的紧。

    虽然自家包子也很可爱,但最近小包受了大包的影响,开口闭口的要独立,让母爱泛滥的安妞儿无处宣泄。

    “小书,谢谢你。”看着她,武媚娘很认真的再次说出这三个字。

    “omg!又来,再说我跟你翻脸了啊!”安小书却是一副凶巴巴的表情瞪回去。

    “你啊。”武媚娘无奈的笑了笑,似乎想起什么的问道,“你不用带孩子吗?”

    她不提还好,一提安妞儿就觉得有些受挫,“大包小包被西陵昂安排去训练了,说是让孩子多锻炼一下。”

    “训练?”武媚娘有些诧异,“不会太小了吗?”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安小书耷拉了一下脑袋,随即又怕武媚娘误会辩驳道,“不过男孩子嘛,还是不要娇生惯养的好,以免养成不好的习性。”

    “嗯。”对于安小书的教育方式武媚娘还是有些诧异的。

    不过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想小阿狸接受好的教育,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几乎是每个父母的通病。

    “小阿狸大名叫什么?”这个问题安小书一直没有来得及问。

    “武离,跟我姓。”

    “哦。”安小书点着头,不禁在心里为武媚娘点赞。

    那个渣男干出那样的事,自然是没资格再当小阿狸的父亲,跟着武媚娘姓也好。

    “那关于小阿狸上学之类的事你准备怎么处理?”

    武媚娘想了想,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她的情况你也知道,不适合在学校待着。不过,现在功课也还简单,空的时候我就自己教教她。”

    “嗯。”安小书也觉得只能这样了。

    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了。(未完待续)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