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末世小馆 >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三分天注定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三分天注定

 热门推荐: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三分天注定-末世小馆-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宋青云耗尽心力折腾了一大堆实在常用但是无关痛痒的话题,很遗憾的是说者有意听者无心,冷涵通通不感兴趣。

    反而眉头皱的越来越深,表情相当不耐烦。

    “卧槽,再这么下去就崩了啊,老妈真要用铁蒺藜抽我个生活不能自理不可。”

    宋青云一面友善谦逊的对冷涵微笑,同时将脸侧向表姐大军,用一半面部肌肉群和嘴型发出无声的抗议,

    “表姐们,救命啊,救我!”

    这种半尴不尬的气氛对于相亲这种事是非常致命的,尤其是在受害者呃当事人并无相关操作经验的情况下,所以宋青云的求助也在情理之中。

    表姐们的眼神交流异常丰富,

    “不行,这样下去就完了。”

    “这姑娘是高阶进化者,或许咱们搞错了方向,难道她自己喜欢的是那种威武雄壮有实力的汉子?”

    “不对不对,好女怕缠郎,青云,换战术,走冷酷路线,gogogo”

    “英雄本色嘛,还是用你本来的样子比较顺眼。”

    宋青云一拍脑门,你们别欺负老实人啊,老实人也不都是傻子呢,mmp!

    这时候指望表姐们已经不靠谱了。

    俗话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下九十分,那还不都得靠帅!

    宋青云想到这,面部肌肉群牵动强壮的胸大肌和铁一般坚硬的背部三角肌,

    “刺啦!”

    胸口的扣子飞了两个,背后衣服也跟着裂开一道口子他,一级爆衫了。

    紧致的肌肉线条和古铜色的肌肤从领口处显露出来,身躯凛凛。

    这种战术相当庸俗,但对于某些妹子来说是相当有效甚至极其致命的。

    宋青云不好意思的遮了两下,

    “咳,实在抱歉,冷姑娘稍等,我先去换套衣服。”

    冷涵怪异的打量着宋青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你又不是女人,出门还要带换洗衣服?”

    表姐们交头接耳道,

    “有了有了”

    “哇哇哇,有表情了。”

    “果然秀肌肉这种操作在哪里都是有效的。”

    “效果不错,青云继续,青云加油!”

    冷涵幽幽的补了一句,

    “再说加起来拢共没二两肉,也看不到什么还没我的兵壮”

    当然,后半句话以冷涵的思维回路也知道不能说出口。

    宋青云觉得自己很可能听错了什么,努力挤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那好吧冷姑娘平日里有什么爱好么?”

    冷涵眨眨眼,

    “没有爱好,我只有任务。”

    “哦?冷姑娘不是在科研院就职么,应该是个闲职才对吧?”

    “我同时供职于科研院和守备军,中将军衔,匪二大队是我属于我管辖的特殊部队。”

    “”

    宋青云僵硬着脖子面对众多表姐,

    “匪二大队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就不是很友好很正常的样子”

    要是林愁在这肯定会感叹一句,呵,居然还有人不知道要你命三千?

    冷涵放下茶杯,

    “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来黑沉海还有别的任务。”

    诶??

    “等等,冷姑娘我”

    冷涵的眉梢翘起,反问,

    “你还有事?”

    宋青云真想仰天咆哮:我有事!我真的有事!还是大事!

    “我”

    “轰隆!咔嚓!”

    爆炸声和断裂声几乎同时响起,宋青云还没来得及说出个一二三四,他和冷涵之间就已经无形化有形的多了半个房顶以及两艘救生艇的阻隔。

    屋漏偏逢连夜雨!

    此时,宋青云的心理活动毫不夸大的等量转换成颜文字,肯定是这样的┻━┻

    宋青云艰难的忍住怒火,混合着惊讶、不解、疑惑、愤怒、焦灼的眼神看着两只救生艇里探头探脑目光比他更加惊讶、不解、疑惑、愤怒、焦灼十倍的几个人。

    宋青云愤怒儿不失礼貌的问,

    “你们是什么人?”

    几个脑袋从救生艇内侧钻了出来,扒着船舷张口就说,

    “呕呕”

    咳,更准确的形容词是张口就吐。

    两条船上的人吐的七荤八素,术士依旧保持手持另一只断手(也就是锚点)主持集体幻影移形仪式的姿势。

    半晌,

    “咳咳,所以,你们可以先吐一会,不用太着急感谢我救了所有人的命。”

    秦武勇伸出四个手指,望天儿,

    “我发四,这辈子我都不想坐船了,我晕船,晕术士大爷!”

    山爷一手捂嘴,一手扯了扯秦武勇,

    “嘘”

    “拉我干啥?嘘什么嘘诶?我出现幻觉了?冷中将?”

    山爷指指一旁。

    嗯,林愁,以及冷涵,还有一个颜值爆表的宋青云。

    林愁挠挠头,

    “咦,你怎么在这?”

    冷涵的表情此时是茫然的,相当茫然。

    几乎就在林愁的疑问语气还没落地的时候,冷中将一点没迟疑或者是紧张到无法思考只能被动快速回答,她脱口而出,

    “爸爸让我来相亲啊不对是是断绝关系”

    林愁,

    “???”

    山爷秦武勇以及刚刚从里面飞奔出来的冷伯爵同时捂脸,

    “卧槽??”

    “完了!!”

    宋青云鼓着腱子肉拧着眉毛看向林愁,

    “你是谁?你们都谁啊你们等等,你们认识?!”

    秦武勇捅捅黄大山,

    “相相相亲?冷家也搞封建迷信这一套?”

    然后疯狂的拿异常好奇的八卦眼神在宋青云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扫荡着,

    “这小子浑身没个二两肉居然还没被吓跑也没被锤死?”

    “你说冷中将的开场白是啥?你好,我是冷暴龙哦不,我是冷涵?!”

    黄大山一巴掌就把这货糊到舱底去了,“咳咳,这货还晕着,说胡话呢。”

    林愁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他忽然觉得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类似于在秦山武校上课那会的舍友刚训练回来在下铺用六十多天没洗过的袜子擦脚上的汗泥时的感觉。

    喃喃道,“相亲?”

    冷伯爵嗷的一声,嘴里机关枪似的“突突突”冒出一堆,

    “林子你别误会这是冷亲王那老家伙战友的后代当时那老家伙喝多了在酒桌上给没出生的丫头稀里糊涂的订了个娃娃亲不过早就已经做不得数了这不就带丫头来见个面说开了其实就是这么回事真没别的为了两家人面子上过的去嘛真的都是真的你别多想千万别多想啊”

    “哦”

    这么严肃的场合,林愁差点没绷住笑出声。

    秦武勇从舱底爬出来,小声感叹,

    “卧槽,这个邪魅的笑容不会是要一笑泯恩仇了吧?”

    盆栽悲叹,

    “此情此景,让本导想起金先生曾有诗云:往事如烟过,一笑灭恩仇,师妹成人妻,绿帽心中留。”

    山爷琢磨了一会,

    “你是说悲剧兄?等等,金先生后面好像不是这么写的吧?”

    冷涵翕动着嘴唇,欲言又止,眼睛里全是彷徨。

    司空只看了一眼,

    “想不到啊,基地市第一话题终结者冷中将,啧啧,纯的没边儿了。”

    山爷翻着白眼,

    “卧槽这眼瞅着就要炸了,你还有心情琢磨这个?”

    “炸什么炸,坐好坐好,剧情需要而已,老实看着!诶,此时此刻本公子手里应该有爆米花才对”

    盆导递上一只锡纸包裹的自热饭盒,

    “吃前摇一摇,等上三分钟你要奶油味的还是巧克力的?一千一盒不二价!”

    “这是一万,给本公子来个尊享奢华版double chocolate and cream。”

    “好嘞!客官请稍等。”

    林愁没炸,宋青云炸了,是真的炸了,被无视到原地爆炸。

    一身色彩绚烂威武至极(或者说花里胡哨)的金属盔甲从虚无中蔓延全身,每一根狰狞的尖刺以及关节处的反向棱刺上都跃动着电光,他的声音像是云层中的滚滚雷声一样沉闷,一字一顿,

    “我!黑军宋青云!从未受过今日之辱!”

    “你们!是在找死!!”

    秦武勇一缩脖子,

    “三阶不如狗,五阶遍地走”

    盆栽摇头,

    “嘁,变异者。”

    黄大山,

    “卫大人真冤枉,黑军连变异者都要,瞎眼了?”

    术士,

    “啊,纯物质生物愤怒临界值好诡异不过他生气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呢,胸大肌还会一跳一跳的,好想捏一捏咳咳咳,别误会,是捏捏他的脸蛋”

    嘁,谁关心这个啊。

    司空哗啦哗啦的摇着爆米花盒子,

    “宋青书?喂喂,胸弟你走错片场了吧,你和令狐兄都不是一个剧本的啊喂!”

    “老子叫宋青云!不是宋青书!”

    宋青云一脸即将失控的表情,青筋暴起,

    “你们找死”

    宋致远大声呵斥道,“青云住手。”

    晚了!

    “轰”

    激荡的本源之光将场中最脆弱的几个人宋青云的几个表姐咿咿呀呀的就给吹飞了。

    林愁疑惑的声音从倒塌的废墟中传来,

    “大胸弟,我都没激动,你要干啥?”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看刀!”

    “卧槽,你丫过分了啊,你再蹦我捶你了啊我跟你说!”

    “我呸”

    “轰!”

    十五分钟后,废墟中。

    “冷兄,这是”

    冷伯爵万分尴尬的挠挠头,扯着宋致远叽里呱啦一顿掰扯,

    “喏,所以就是你看到的样子了。”

    宋致远脸都是绿的,不,整个人都是绿的。

    “冷,冷兄,你这,你这是否过于儿戏了?”

    冷伯爵一摊手,

    “老爷子非说这样显得正式一点儿,态度诚恳一点以表示我们冷家人的歉意。”

    “”

    那边,冷涵低着头垫着脚,吞吞吐吐的问,

    “你不生气?”

    林愁挑着眉毛,

    “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应该生气吗”

    冷涵的脸唰的一下白了

    随后,瞳孔放大怒目圆睁。

    一层洁白的冰霜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至整个岛的范围。

    无数个连山爷看一眼眼皮子都要跳上一整天的魁梧女战士接连出现将众人团团包围,那架势说是要焚书坑儒都不夸张,用眼神都能把人直接切成三百六十块。

    女人的心思变化还真他娘的快啊!

    林愁僵着脸,

    “考虑到你的咳咳”

    冷涵凝眉,

    “我的什么?”

    林愁踢了踢腿,摊开手一副你们懂的表情左右看看。

    还没等他说话,其余众人对着冷暴龙疯狂点头,

    “对对对。”

    “林愁说的对。”

    “完全就是这么个道理。”

    嗯,看了半天热闹的家伙们意见出奇的一致,一致到了心照不宣的程度。

    以您冷暴龙的光辉历史,相亲?

    嘁,别闹了

    冷涵先是楞了一会,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轻哼一声,脸色瞬间红的发热,

    “就你话多!”

    信手给了林愁一拳,飞快的跑掉了。

    只有司空一脸活见鬼,

    “卧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也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吧,好歹考虑一下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以及阅读理解没满分的同学的感受啊喂!林愁,到底啥意思啊,给我解释解释”

    山爷非常可惜的拍拍司空的肩膀,

    “你啊,太年轻。”

    “???”

    “这么说吧,今天这事儿要是没发生,老子跟你说撞见冷暴龙去相亲了,你怎么想?”

    “我想个屁啊,根本不可能的好吧!”

    “那要是真的呢?”

    司空非常认真的思考一番,

    “即使是扛着防爆盾去的,本公子觉得相亲对象肯定也活不过一顿饭的工夫。”

    “这不就结了”

    盆栽懵懂道,

    “可是这和愁哥哥生不生气也没关系吧,按照言情剧的套路,愁哥哥这会应该痛不欲生哭天抢地愤而杀人血流漂杵”

    “什么乱七八糟的,”

    山爷一摊手,

    “那林子你自己说喽”

    林愁挠挠头,嘿嘿的笑了,表情相当猥琐。

    “我擦你倒是说啊。”

    “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

    “我知道!”

    秦武勇左右看看确定没有冷涵的身影之后,

    “你们难道忘了冷中将的独门秘技计划生育脚吗?”

    “自打那之后我就一直觉得冷涵跟随便一个雄性生物体多说两句话都是奔着计划生育和为民除害去的,当然主要还是计划生育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

    “1”

    “顶楼上。”

    “还真他娘的,有点儿歪理啊。”

    众人都到岸边去了,宋致远这才想起自己儿子好像一直没露面,

    “儿子?青云?你跑哪去了?”

    宋青云一瘸一拐的从废墟里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呲牙,

    “嘶好疼爸我好像脑子有点不好使了刚才捶我的那位真是一阶?”

    宋致远拍拍儿子的肩膀,

    “小兔崽子,这回干的不错,这个痛不欲生哭天抢地愤而杀人血流漂杵的剧情是不是你妈教你的?嘿,我媳妇真他娘的才华横溢冷家可算是欠咱们家一次了,哈哈哈对了,回头就按我说的,你收拾收拾去明光守备军历练个几年再回来,我都跟明光那边说好了,记得没事儿多去找冷亲王老爷子聊聊天喝喝茶什么的,最好一天去三次!”

    诶??

    宋青云幽怨道,

    “爸难道您不该关心一下您亲儿子的伤势么不对啊,我怎么觉得出了这事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也不生气的样子!反而好像高兴的不行”

    宋致远压根没打算理他,倒背着手优哉游哉的走远了。

    他的手心里还捏着半张纸,上面以蝇头小楷写着,

    “吾儿致远,冷涵与林愁关系确认属实,信息提供者许文强之子许音按计划行事,无论结果如何,冷家人自然理亏,待我百年之后冷亲王必会对我宋家网开一面,万毋忘记,不可使云儿知晓任何消息,只可失败,不可成功!”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演的最好的那个,自然是把剧本当真的那个。

    虽然剧本和现实有所差距和小意外可谁料到还就事半功倍了呢。

    宋致远的小算盘甩的噼里啪啦脆响,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嘿,他宋家多少能耐他不知道?

    想勾搭上黑军里数的上号的冷亲王的门路,冷亲王同不同意暂且不说,当其他人都是聋子瞎子么。

    只是青云我儿,苦了你啊

    啊哈哈哈!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