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仙灵归元 > 第253章

第253章

 热门推荐:
第253章-仙灵归元-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说起阵法,墨七弦不禁想起来了陆若嬛的父亲,宣平真君。

    天青门五大内峰,宣平真君得青阳峰正是以阵法著称!

    想到此处墨七弦不禁疑惑,和陆若嬛每次见面都不愉快,就拿头一次见面时来过,她们两个打了三天三夜也没有见陆若嬛使用过一套阵法!

    宣平真君一个阵法宗师,怎么可能不教自己的女儿继承自己的衣钵?

    左思右想不明所以,墨七弦甩了甩头不再想这些。

    眼前这个传送阵想来不是随机传送阵,方才云锦前辈还说要让他们二人到第六层去寻他,那这个传送阵应该就是指定传送阵了!

    眼见乐正离踏了上去,墨七弦也紧跟着他踏了上去。眼前白光一闪,脑子有片刻迟钝,就在墨七弦腹诽怎么没有楼梯的时候,眼前又豁然开朗,映入眼帘的景象让墨七弦不禁咋舌。

    偌大的阁楼有数十丈方圆,室内色调主要以黑色为主。中央整整排列了两行二十列书架。

    书架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典籍,每个书架前方都标注有典籍分类,一眼望去,清晰明了。

    一想到这密密麻麻的呈现在她面前的典籍大多都是无比珍贵的绝迹和独属于天青门的不传之秘,墨七弦就觉得止不住的两眼放光,想要一股脑儿的把这些都装进脑子里。

    乐正离看着墨七弦晶亮的眸子,不禁唇角微扬摇了摇头,随即伸手轻叩了面前的虚空。

    一道莹润的光芒自己二人面前缓缓敛去,乐正离这才抬步向里走去。

    墨七弦怔了怔,这才明白为何乐正离到了近前停下脚步,原来面前的事物虽然真切,却又隔绝禁制阻拦,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灵气波动。

    静下心来,墨七弦紧跟着乐正离向里走去,只见乐正离七拐八绕,终于在室内西侧最后一列书架的拐角处站定了脚步。?。。。。。。。。

    墨七弦也随之停下,抬眸望去,正看到云锦与首座真君负手而立。

    尽管察觉到他们二人走近,可云锦仍旧没有赏他们二人一个眼前。反倒是首座真君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急躁的念叨了一句:“怎么这么久才来?!”

    “七弦之过,让二位真君久等了。”墨七弦率先施了一礼,垂首认错。

    景德真君也只是唠叨两句,闻言当即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些!既然你们二人已经到了,那就不要耽误了!”

    景德真君说着便抬步向后退了一步,伸手轻抚面前的玲珑书架,虚空一抓,只见一本三寸厚的典籍出现他手中。

    “乐正,虽然本座之前告知过你一些事情,可终究太过片面。本座一直在等着云锦将墨丫头带回门派,同样,这一天本座也等了许久!喏,阅完,记下,勿传。哦,是勿外传!”景德真君着重强调了后面一句,双眸淡笑着看了墨七弦一眼,说着将手中典籍递到乐正离面前。

    乐正离双手接过,微微施了一礼,轻声道:“是!”

    景德真君交代完一切,转眸看向依旧望着虚空的云锦,一皱眉,嘟囔道:“云锦,你别看了!这些都是完整的,这些年你在外面的时候,我就已经都给墨丫头备好了!保证不会错!”

    片刻,云锦的双眸终于恢复了焦距,只见他从书架上一个锦盒的方向移开目光,转眸看向墨七弦。

    墨七弦眼巴巴的看着云锦,只待云锦也拿出一本厚厚的典籍递给她,嘱托她一些话。

    云锦淡淡收回目光,与首座真君一样动作,伸手抓向虚空,只见他原本空空如也的手掌心立刻出现了乐正离手中典籍三倍厚的一摞子!?

    墨七弦呆了呆,还没出声便见云锦直接伸手递给了自己,话都没有交代一句,便率先拂袖离去?!

    景德真君紧走了两步,又蓦地停了下来转眸看向乐正离与墨七弦,扯了扯嘴角道:“三天时间,熟记于心,记不下就不准出来!”说完,抬步离去。

    空荡荡的,额不对。

    应该是满是典籍的室内顿时只剩下乐正离与墨七弦,二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同时嘴角一抽。

    墨七弦耸了耸肩寻了个角落盘膝而坐,看着手中厚厚的一摞,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也算是在修真界生活了这么久,她当然知道修真界内的玉简典籍之类的,绝对不要被它的表面给欺骗了。

    看似薄薄的几页纸其实其中另有乾坤,每页纸上的内容足够抵得上凡世间厚厚的一本了!

    首座真君的话又在脑中回响,墨七弦的嘴角忍不住抽了又抽。

    “你不必太过担忧。”

    乐正离看着墨七弦愁眉苦脸的模样,唇角微勾,左右看了看,终于寻了个满意的地方。

    墨七弦闻言抬头看去,正看到乐正离迈着稳健的步伐朝着她这边墙角走来。

    一道青色衣袖在眼前一晃而过,一阵清风拂过面庞,墨七弦便觉得身侧蓦地传来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看着乐正离一本正经的说着让她不必担忧的模样,墨七弦在心里把他狂捶在地。

    乐正离看着墨七弦定定的看着他,一双漆黑如墨得眸子深沉如海,却莫名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仿佛间自己被那眼神凌迟。

    “怎么了?”乐正离俯首看了看自己,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随即抬眸向墨七弦问道。

    “没……”墨七弦说着默默移开眸光,正要一本正经的翻阅手中书籍,一抬手腕却发现衣袖怎么也扯不起来。

    墨七弦脸一黑,脸色难看至极。

    “乐正之过,万分抱歉。”乐正离赶忙侧了侧身,待墨七弦抽回了衣袖,这才坐直了身子。看着墨七弦仿佛能够拧出墨汁来的脸色,当下扯了扯嘴角,无声轻笑。

    墨七弦握着典籍的手抖了又抖,最后还是坚定的掀开了一页,眸光注视着书页上,似乎对外界发生的事不为所动。

    她现在真想把自己经常对卿不离说的话送给自己。

    墨七弦,你的出息呢?怎么就怂成这样?

    不是,这个外界传闻温文尔雅的乐正离,为何她看来就是个捅了别人一刀,还眨巴着人畜无害的眸子,询问被捅之人发生了何事的狐狸一般的人物呢?    chapter;